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衍生】【凌李】No Other 01

ooc的锅都是我的。

始めましょう!

以下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凌院长好!”护士站的小姑娘们乖巧地和凌远打招呼。凌远站在电梯门口冲她们点点头。转头瞥见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年轻人在缴费窗口排队,站得笔挺,低头玩手机。

 

凌远是记得他的,来医院看过几次病。医院是市警局的定点医院,受伤的小警察们三天两头往这跑,一来是看病,二来说不定能解决终身大事。

 

虽说只见过三次,可这小警察生得好看,凌远真的是从第一眼见就记住了他。


第一次是在7月份的夏天,小警察被别人搀着,蹦着一瘸一拐的进医院。脚虽然伤了还和扶他的人边聊边开玩笑。一只裤腿挽到膝盖处,细细的小腿,好看的脚踝。凌远无意识咽了咽口水。

第二次好像是不久前,他陪着同事来的。凌远看见他的时候,小警察正神色凝重的坐在医院的凳子上发呆,听到他同事好像叫他“熏然?”,他才回过神抬头。露出好看的脖颈。凌远出神地望了好一会。

今天是第三次。

凌远有意无意地瞟向排队的小警察。小警察抱着手机紧张地点点点,好像在玩游戏。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。手也好看,凌远心想。

 

电梯到达的“叮咚”一声把凌远的思绪拉回来,凌远上了电梯。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小警察这么在意,把这样一个陌生人直接拉进了自己心里的特别关注,实属少见。有机会的话,还是要认识一下的,凌远心想。

 

李熏然小警官平时工作很忙,很多时候家都顾不上回去,于是自己在警局附近租了一个不大的房子凑合住着。最近案子又太棘手,忙得不可开交。但是李局长一通电话让李熏然不得不赶紧请假去了医院

 

“熏然,你妈病了,去看看吧。”

 

李熏然不是不孝顺,是真忙,而且他的性子,也实在是不愿和父母住在一起。尤其是自己妈妈一见面他就要开始撮合他和简瑶,李熏然想想都头大。他小时候是喜欢简瑶来着,可是只限于小时候啊,他早都不喜欢简瑶了,况且简瑶都已经有了薄靳言。整天听着自己妈妈瞎掺和,他快烦死了。

 

一大早凌远在办公室正穿白大褂,韦天舒推门进来了,提溜着个塑料袋,里面是俩包子。嘴里含糊不清,“我今来得早,顺便给你带了俩包子。”

“吃了吧,不然一会查房胃疼得昏过去就不好了”韦天舒自己哈哈笑起来。

凌远撇撇嘴“那我还得谢谢你。”

“哈哈,不客气,我走了啊”

韦天舒把包子放桌上,拉开门正准备走,又回头“哎对了,今天你幸运数字是17,17!记住了!”

说完一关门跑了。

凌远苦笑,每天给我报幸运数字,也没见我哪天遇见什么好事。

摇摇头,一口塞了一个包子,两口吃完。

 

 

到了早上的例行查房,几个医生和一堆小护士谨慎地跟着凌远,报告病情的实习护士手里拿着病历紧张地说不出话,凌远看了眼站在身边的李睿,李睿竟然也没在状态地发呆。

凌远皱眉,“换你旁边的来吧,下一个你说。”

小护士感觉要哭出来。

凌远有些心烦,现在学校里教出来的孩子,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来。

 

今天所有人不在状态让查了几间房的凌远几欲想骂人,可接下来推开的病房的门,让凌远所有的火瞬间熄了。他看见小警官坐在病床旁的小凳子上,手握着梁阿姨的手,趴在床边正睡着,几撮头毛软软地搭在被子上。早上温暖的阳光正好照进来,打在床头上,空气中飞舞着细小的浮尘。凌远恍惚。

站在旁边的医生清了清嗓子,小警官闻声,几乎是立刻醒了过来,呆呆地望着这病房门口站着的一堆人。床上的病人也醒了。

“例行查房。”医生说,“这是我们凌院长。”

凌远走到病床旁边,嘘寒问暖了几句,又问了问恢复情况。他知道这位病人是警察局李局长的妻子,那这位小警官难道是......

凌远看向小警官。

“哎呀小远啊,这是我儿子,第一大队的副队长,前一阵子一直忙,这两天才抽出时间来看我。”梁阿姨高兴又有点骄傲地介绍自己的儿子。

所以是...李熏然?

凌远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突然的见面,自己身边还有一大堆人。

“凌院长你好,我是李熏然。”小警官伸出手,露着牙齿冲他笑。

凌远有点愣,然后伸出手“你好。”一时间竟无话。

梁阿姨适时打断了沉默。“熏然啊,你有时间可要好好谢谢凌院长,你这么忙,都是人家凌院长总来看我,可比你看得勤呐。”

李熏然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毛。

呵,像个小狮子。

凌远转头。“多来看看您也是应该的,我看您一切都好,恢复得不错。我们还要继续查房,先告辞了,有什么情况要及时反应给主治医师。”凌远嘱咐了一下,带着其他医生和护士走了。

 

出门回头看了一眼,竟然是517房,凌远失笑,17啊,幸运数字。

 

没想过这么偶然,没想过这么幸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院长一定是觉得命中注定所以强行幸运数字。写完这章感觉没什么内容,才写到相遇,我会尽快写的,应该不会坑哒!

求点赞加评论!

评论(19)
热度(43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