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衍生】【凌李】No Other 02

ooc的锅都是我的。

补【到爱的距离】喜欢韦天舒怎么办,还擅自给他加了戏233333我知道主角是凌李,你萌不要打我。

始めましょう!

以下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想起来李睿今天不在状态,凌远觉得有必要找他谈谈,把李睿叫来了办公室。

 

 “一大早就心不在焉的,发生什么了?”

“这都被你看出来了。”李睿叹气。“就是前几天从你那转到我这做手术的腹腔出血的病人,昨天走了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“我知道,作为医生,这种事情早都应该司空见惯。可是,这小姑娘太年轻了,太可惜了。”

凌远也听说了一些这个病人的故事。家里情况不太好,硕士毕业刚工作没两年,好不容易能补贴家里了,见义勇为帮助别人却被歹徒捅了好几刀。

“她还有个弟弟,还在上学,她父母昨天在楼道哭得差点昏过去。我真是恨自己救不了她。”李睿掩面。

“生死有命。况且,你也真的尽力了,你都救不回来的人......”

安慰走了李睿,凌远心情也不好。


他想到廖老师,廖老师走了以后凌远时常想起她,她一个无愧于患者的医生,一个尽职尽责的人,却不被患者理解。世界上有太多善良的人却不能善终,就算自己是医生,却也有那么多无能为力的事,有那么多救不了的人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在那之后的三天查房,凌远再也没看见李熏然。之前的小激动,每次推开病房门的期待,都随着时间消散了。

 

凌远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。只是想多看几眼挺拔的小白杨。

 

果然世界上哪有什么命中注定的缘分啊。

 

凌远推门,李母高兴的说“小远,你又来啦。”

果然李熏然还是没在。凌远心里默默叹了气。

“阿姨,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

“好的很,瑶瑶几乎天天都来看我呢!”凌远这才注意到病房里还有一个女生,难道是女朋友?凌远心拧了一下。

“凌院长你好,我是简瑶,叫我瑶瑶就行。”

凌院长回以微笑。

“最近怎么没见李警官来看您?”凌远伸手将旁边挂水的速度调得慢一些,假装不经意地问。

简瑶惊讶的说,“您也认识熏然?熏然最近一直特别忙,只有周末能来,所以只能拜托我这个发小来照顾阿姨啦。”

 

发小?凌远挑眉,心里暗自思忖,如果是女朋友应该也没必要瞒着,那可能真的只是朋友。凌远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

“熏然这孩子,也不知道整天在忙些什么,真是的。”

“阿姨,最近他和靳言一起合作一个案子呢,您也理解理解他吧。”

“让然然啊,办完案子请你们吃饭!让他这个小兔崽子都不来看我。”梁阿姨翻了个白眼。

“那必须,一定要找机会多坑他几回才行呢!”简瑶也翻了个白眼,凌远心里看着想笑。

梁阿姨是很好的人,所以,李熏然一定也是很好的人吧。

 

凌远本想着大概周末才能再见到小警官了,结果第二天他俩就遇见了。

凌远看见坐在医院楼道让护士包扎胳膊的李熏然,踌躇了一下,还是过去了。

“小李警官,负伤了?”

李熏然抬头,看到是凌远,露出大白牙笑了,黑色的小鹿般的眼睛忽闪忽闪的。

“凌院长,小伤,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妈啊,不然她可又要唠叨我,求你了!”说罢还装作很痛苦的样子眯了眯眼。

“那不好吧,我怎么能帮家属隐瞒病人病情呢。”凌远似笑非笑,一本正经。“想让我帮你瞒着?我又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李熏然突然站起来,紧紧握住凌远的手。

“这样吧,哥,我请你吃饭。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妈!”

凌远被这一声哥叫得心里舒坦,看来这和李熏然吃饭的事是真有着落了。拍了拍他的手。

“好,不说。可你也要保护好自己,这次瞒了下次可瞒不住。”

“哎,知道啦。”

 

凌远回家的时候感觉不对劲,他觉得自己好像被跟踪了,已经连续三天看见自己车后面跟着同一辆车。一定不是巧合。凌远每天都忙,下班的时间并不固定,晚上九点到十一二点都有,怎么可能次次都碰到这辆车呢。为了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被跟踪,凌远特地绕路去了一个酒吧小坐一会,从酒吧回来的路上那辆车还在。更加证实了凌远的想法。


回了家,凌远内心快速盘算着究竟谁会来跟踪自己,得罪了谁,也不知是要钱还是索命。凌远闭着眼,没有头绪,这种事没法报警,报了警也没有人管。胃里突然一阵绞痛,凌远下意识蜷缩了起来,捂着肚子,才想起来今天也没来得及吃晚饭,还去酒吧喝了点酒。凌远苦笑,躺倒在沙发上。这种时候,没有人来关心他,就算他在家里疼死,也没人知道。他突然很想李熏然,如果他能在就好了,如果他在就好了。


凌晨凌远在沙发上被冻醒,最近杏林分院的事情太多太累,没想到自己就这样在沙发上睡着了。凌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床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脑子里又想起了李熏然,李熏然高兴地说“哥”,李熏然刚睡醒的呆毛,李熏然和他握手。凌远沉思,也许被跟踪的事情,可以找李熏然帮忙。


他知道自己不该把李熏然扯进来。所以只能不断地说服自己,两个人面对总比一个人好,而且两个人自己胜算也大一些,李熏然又是警察可以帮他出主意......其实这也许只是一个凌远心安理得去找李熏然的理由。

 

周六李熏然果然来看梁阿姨了,凌远刚走到517门口,就听到里面说说笑笑的声音,凌远没急着进去,在门口站了一会才推门进去。

凌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,他觉得李熏然看见他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,心里暗戳戳高兴了一下。

简瑶也在屋里,四个人有说有笑地聊得开心,梁阿姨高兴的时候使劲拍了拍李熏然的胳膊,李熏然胳膊上的伤没好,皱着眉背过头偷偷地呲牙咧嘴了一阵,凌远心里好笑,这样的时刻让他觉得幸福,他恨不得时间走的慢一些。

又聊了一会。凌远准备告辞,李熏然突然叫住他。

“凌院长,你办公室在哪呢,我一会还有点事找你”

“11楼,你上去一问就知道了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 

凌远在办公室正忙工作,小警察敲门进来了。

“哥,你医院前几天送来一个病人是个嫌疑人,你还记不记得。”李熏然自觉地拿了个纸杯倒了热水,顺势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。

真自觉。凌远心里笑。

“每天那么多病人,我怎么知道是哪一个。”凌远挑眉。其实凌远还是有点印象的,毕竟是警察送来的病人,他不过是想逗逗李熏然。”

“他怎么了?”

“开车撞了人,家属说有他精神有问题。如果真的有问题,可能就减轻责罚了。”李熏然忿忿地喝了一口水,捏着杯子。

凌远看着他,突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我过两天要来你这拿证明,先提前跟你说下,害怕你到时候一点都记不得。”

“好啊。”凌远顿了顿。“熏然......”

凌远第一次这样叫他,李熏然惊讶地睁大了眼。

“我有些事要跟你说。我......我最近发现自己被跟踪了。我没想出什么主意,只好先说问问你。”

李熏然突然正襟危坐,表情严肃,“哥,你详细说。”

 

凌远把这几天观察到的,一五一十说给李熏然听。

 

李熏然听完,若有所思了一会。

“车牌看到了吗?”

“看到了,但应该是套牌车吧。是辆捷达。”

“哥,你最近工作完了就还是老老实实回家,别轻举妄动,别让他们看出来你发现他们了。”

凌远点点头。

李熏然突然想起了什么,拿起凌远桌上的便签纸和笔,刷刷写了一串号码,拍在桌上。

“哥,有什么情况一定先给我打电话,24小时都可以,”


评论(5)
热度(26)
  1. 备份后花园布林布林 转载了此文字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