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衍生】【凌李】No other 04

更啦(并没有人在等

情人节并没有小甜饼~

ooc预警,如果有bug不要介意


以下正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第二天晚上回家的时候又见了那辆跟踪的车,凌远没有打草惊蛇。回去拉了窗帘从缝隙中看着那辆车开走。

然后凌远发了微信给李熏然:那辆车刚开走。

没过一会李熏然回复:好,那明天按计划行事。

 

 

安全起见凌远把这事告诉了韦天舒,韦天舒这人,认真起来还是十分靠谱的。凌远让他晚上和李熏然一起,多个人多点胜算。

 

凌远不能下班太早,怕引起怀疑。忙完8点多,约定时间8点36,他换了衣服,关了电脑,出了办公室。

 

医院离凌远家不算近,回家必经之路是西立交。晚上八点的西立交车流量比较饱和,车速较慢,李熏然的计划是在立交上制造车祸,去撞那辆跟踪凌远的轿车。因为立交上不能停车,所以安排凌远在路过的一家便利店假装买啤酒,实则打电话给李熏然让他准备开车上立交。

 

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 

谁都没想到歹徒这么沉不住气,会在凌远去便利店的时候就动手。

 

凌远打完电话拎着啤酒出来,刚上了车关上车门,副驾驶门打开冲进来一个人。凌远都没来得及反应,一把刀就架在他脖子上。

 

凌远倒吸一口凉气,伸手去摸口袋的手机。

 

“别动!别转头!”

声音很年轻。

凌远说着“我不动我不动。”一边慢慢放下装着啤酒的袋子。

“但你总得让我知道我是为什么死吧。”凌远试探着问。

“你这种人眼里只有权利、金钱,你凭什么当医生!你不配!你不用知道你为什么死,我是为民除害。”

凌远感觉脖子好像渗了血,但他太紧张了,并没觉得疼。并且他感觉到,脖子上的刀在颤抖,看来歹徒也很紧张。想到这,凌远强迫自己稍微放松点,必须和他拖延时间,熏然应该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,不出5分钟。

 

凌远心里默默计算起了时间。

“我外科技术很好,管理水平也一流,你凭什么说我不配当一个医生?”

“你早就发现我了不是么,为什么不报警。”

“你声音听起来很年轻,不该做这种事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还在上学?你的家人呢,父母呢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觉得你杀了我你姐姐就能回来?”

“!”

 

凌远虽然背对着他,但从反应来看,自己猜对了。

 

“你恨我没有救你姐姐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救她,你不是最厉害的医生么。”声音带上了哭腔。

“李睿医生是我的学生,他非常优秀,甚至超过我。他前几天也因为你姐姐的事情,非常难过,他说你姐姐和你父母,都是善良的人。”

“别找借口了!我都听说了,你那天是为了请你们杏林分院赞助商,才推了我姐姐的手术!你这个人,根本只在乎利益!”

 

——“你这种人,明明只知道利益,还装作什么都为了别人好的样子!”

——“在生病这件事面前,不论穷人还是富人都是弱者,他们都需要医生的帮助!”

——“可能是我老了,你的思想,恕我无法理解也不能接受。”

很多声音在凌远耳边回响,同时也浮现了很多人的面孔,这些人,指着他、骂他。这些人都不懂他。

凌远的胃突然疼起来,刚才的精神紧张加上没吃晚饭,剧烈的胃痉挛疼得他往下缩,反倒把身后的人吓了一跳。

 

“我没有骗你,但交给李睿确实是迫不得已,对不起。”

“......”

 

凌远觉得这孩子大概不至于杀了自己,想慢慢地把自己脖子上的刀拿开——趁现在还没造成严重后果。

突然凌远看见对面远处一辆车闪了两下灯光,在全是车灯的路上并不明显,他心里有底,应该是李熏然来了。

凌远努力和身后的年轻人说话稳住他,看到李熏然的车停在自己斜后方的对面马路边上,韦天舒先下了车,关上门使劲锤了锤玻璃,向凌远方向看了一眼。

凌远会意,知道有人要砸玻璃了。

 

凌远看着韦天舒的手势

3

2

1

 

“砰”的一声,凌远推开扣着自己脖子的胳膊,拉开车门冲了出去。

回过身看见李熏然和另一个人一起拽着歹徒往车下拉,韦天舒赶紧跑过来问凌远有没有事。

李熏然把人拽下来看到脸的时候愣了,这特么不是高中生么?侦探小说看多了想试试犯罪?现在小孩都怎么回事?李熏然实在没想到跟踪凌远的人竟然这么小这么年轻,有点不知所措的僵住了。他突然听见费解大声叫“小心!”

 

李熏然回过神发现这孩子拿着刀就扎过来,闪避不及被划了胳膊,李熏然也顾不得疼,抓着他手腕先扭起来拷了。

“熏然!没事吧!”凌远顾不得自己胃疼,三两步去看李熏然的胳膊。

“没事,小伤。”李熏然语气平静,转头看向费解,说“你把这孩子先押去警局,还有他这辆捷达,你找人来处理,我先去趟医院。”

“好。”费解拽着那孩子去马路对面开车。

“咱们也走吧。”李熏然看着费解上了车,然后去拉凌远车后座的门,冷不防伤口被扯了一下,李熏然疼地脸皱成一团。

凌远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坐在后座的李熏然,对韦天舒说,“你开车,我胃疼。”接着自己也坐在了后面。

留下风中凌乱的韦天舒,“得,我开车。”


凌远第一次见到李熏然工作中的状态,和平时的李熏然不太一样,干练、果断、不容置疑,比平时还多了些不一样的帅气。

三个人静默地坐在车里。这心情一放松,凌远才又真真切切感觉到了胃疼,他手颤抖着捂着胃,以微小的动作慢慢往下缩,头上早都出了一层薄汗。他本不想让李熏然看见,但李熏然敏锐的观察力还是发现了凌远的异状。

“哥,你怎么了?”

凌远看着他笑笑,虚弱的说“胃疼,没事的,老毛病了。”

“我以为你后怕得都缩起来了。”李熏然这种时候还有心情打趣。

凌远好气又好笑地说,“我是那种人吗?”

“幸亏让你别挂电话,就放口袋里,我真是太机智了。”

这人竟然还一脸的洋洋得意。

“这么机智还能被别人划了胳膊?”

“意外,意外嘛。”李熏然冲凌远晃了晃两只受伤的胳膊。

凌远看见李熏然左边袖子一大片血迹,很想说点什么安慰李熏然,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,明明都已经自顾不暇了。

“哥,一会我包扎完一起去吃个夜宵吧,还有三牛哥,你也一起吧。”

凌远心想这才认识几小时啊就知道叫三牛哥了,心里有点苦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见韦天舒说“哎我不去了,我还有约。你俩去吧。”说完还对着后视镜向凌远使了个眼色。

凌远对着后视镜冷笑地看着他:就你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不是有卡在了奇怪的地方?(没有吧

评论
热度(34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