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衍生】【凌李】No other 05

没去成Only的我决定更文填补内心的空虚

其实应该昨天更的可是手速不够(划掉

希望你们勾搭我,虽然我写得不好,还懒

没来得及捉虫,可以评论告诉我

前情提要。04

lei吧!放更新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到了医院,凌远先回办公室吃点胃药,就下楼去看正在包扎的李熏然。伤口比想象的深,还有肌肉划伤,需要缝针,另一只胳膊原来的伤口因为用劲过猛也裂开了。

“哥,你也得包扎吧,你看你那脖子。”李熏然抬起头对凌远说。

凌远下意识去摸了脖子,摸到了血痂,跟胃疼比,这点伤他都没注意,“那你弄完在这等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 

终于俩人都收拾好自己,出了医院,凌远看看表,已经十点多了,又看看李熏然晃着两只受伤的胳膊,说“你在这等我,我去开车。”径直朝停车场走去。

车开出来的时候李熏然伸手就去拉副驾驶的门,毫无防备地对上了凌远的眼睛,李熏然对于突如其来清晰地视线愣了一下,才想起来车玻璃碎了。

“玻璃碎了。”

两个人相视一笑。

 

凌远胃不好,只能喝点粥,李熏然因为受伤,也不能吃辛辣,两人在街上转了半天,除了街边的夜市,其他的店都关门了。

两个人都很累,在街上漫无目的地开着车,李熏然更是在副驾驶上开始小鸡啄米般点头,风呼呼地从破碎的窗户刮进来。

“熏然,醒醒,别睡。”凌远空出一只手去薅李熏然的头发。

“嗯......怎么了?”李熏然晕晕乎乎转过脸,睁着迷蒙的鹿眼望着凌远。

李熏然刚睡醒,说话带着点哼哼唧唧的鼻音,凌远的心里向像被小猫挠了一下,痒。

“别这样睡,一会被风吹的面瘫了。”凌远看他一眼。“这么帅,面瘫就可惜了。”

李熏然咯咯地笑起来,揉了揉自己的脸。

凌远觉得这会气氛还不错,于是紧了紧握着方向盘的手。

“转了这么久了没找到合适的吃饭地方,要不去我家吧,哥做点吃的给你,怎么样?”

李熏然犹豫了一会,这一会对凌远来说简直像在等待审判。然后他听见李熏然试探地问。

“行,可是都这么晚了...那我今天能不能住你那?”

凌远心里高兴地放起了烟花,脸上却只能抿着嘴笑。

“行啊。”求之不得。

 

 

两人一起回了凌远家。进了门凌远就先去柜子里给李熏然拿新拖鞋去了,李熏然看着卫生间单人的牙刷、毛巾,满满证明着这屋子只有凌远一个人居住。不禁有点得意忘形。

“高兴什么呢,快把拖鞋换上。我去下点挂面,你坐着等会就好。”

李熏然赶紧拍拍脸做好表情管理。

 

李熏然太累了,才几分钟就又在沙发上打起了盹,直到凌远端着饭来叫他。

两个人吃着饭,李熏然漫不经心的问凌远,“哥,你单身?”

“嗯,单身。”

李熏然这次真的是冲着一碗面傻乐,还手舞足蹈。

“不科学,我哥这么帅,还这么有钱,年轻有为,怎么能没有小姑娘喜欢呢。”

凌远笑着摇摇头,“不喜欢。”

吃了面凌远看李熏然手也不得劲,就坚持不让他洗碗。找了一套自己的睡衣塞给他让他洗澡,还不忘嘱咐。

“注意别让伤口进水了!”

 

李熏然在浴室里抱着凌远的睡衣闻了闻,香香的沐浴露的味道,真好闻。跟医院的消毒水味可不一样。凌远人也是,在医院那么严肃,其实却是个挺有意思听随和的人。

“哎,我在这想什么呢!”李熏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头,叹了口气。

此时在客厅的凌院长又盘算着其他计划,准备策划和李熏然的“同床共枕”。还没等李熏然洗完澡出来,凌远就隔着门喊:“熏然,客房太久没人收拾了,要不咱俩今天就睡一个屋子吧,床挺大的,睡得下。”

幸亏隔着一扇门,不然两个人都会看见对方红得像大闸蟹一样的脸。

 

 

明明还累的要死,这会同床共枕的两人却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“哥,今天那个小孩,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?”

凌远叹了口气,讲给李熏然听,这孩子也可怜。

“可是这怎么能怪你呢。”

“他也不是真的要来杀我的,他的手一直在抖,心里也很犹豫,也许只是想听我道个歉吧。”

“这孩子也太没法律意识了,怎么这么傻,不能为他爸妈想想吗,刚失去了他姐姐,再失去他,这让他父母怎么活。”

“对啊,他父母待他和他姐姐那样好,他怎么舍得让他们伤心呢。”

怎么舍得......

我连让父母伤心的机会都没有,我才是被放弃的那个。

“我明天去警局再看看那个小孩的情况,看看有没有能帮的上忙的。”李熏然转了个身,面朝着凌远说。

“谢谢你,熏然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

黑夜里,李熏然的眼睛里有整片星空。

 

安静了几分钟,李熏然很快就睡着了。凌远就那么直直地躺着,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思考。自己对李熏然到底是什么情感呢,他不敢轻易下结论。凌远没有什么恋爱的经验,唯一的一次是大学的时候和青梅竹马林念初,终究道不同,分开的时候也是顺其自然,凌远并不难过,现在想想,也许自己对林念初,从来都不是爱。那爱是什么呢,凌远不知道,他只知道最近这一阵子,每天都想见到李熏然,每天不自觉地会想起李熏然,只要看见他,再不好的心情都烟消云散了。这个小警察对于他来说,似乎有些特别。

终究还是太累了,凌远在李熏然均匀地呼吸中睡着了,一夜无梦。


评论
热度(21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