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】狩猎计划01(娱乐圈au)

一个撒狗血的故事。

方毛出没。

贯穿始终的ooc预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阿诚站在光照不到的阴影里,身边来来回回走过的人,他仿佛都看不到,只注视着在军绿色躺椅上熟睡着的明楼,脸上微不可查的,是满足而翘起的嘴角。

“孟韦。”方孟敖在灯光下叫他。

阿诚一愣,回头看到是方孟敖,粲然一笑就迎了过去。

方孟敖穿着迷彩服,脸上画着油彩,一看就是在泥地里摸爬滚打了一晚上,想到自己刚才拍戏那么卖力,自己弟弟倒是只顾着看那个明楼了。

“大哥,你还是叫我阿诚吧,这么多年,我早都习惯这个称呼了。”阿诚说罢自嘲地笑笑,低声凑到方孟敖耳边说:“而且,也不好让别人知道,方家还有个私生子吧。”

方孟敖听他这样说,神色不易察觉地暗了暗,低头踢远了脚边的石子,“不说这个了,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大哥?”

阿诚上去给了方孟敖一个拥抱。

“拍完这场你不是能休息两天么,我来亲自接你回家,专职司机,怎么样?”

“我看你只是想来看看明楼。”方孟敖撇着嘴轻哼一声。“明明是自己的弟弟,明明明楼都不认识你,你却是人家专业迷弟,还喜欢好几年。我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我不比他那个胖子帅?”

“帅,大哥在我心里是最帅的,可比不上人家体型大,占我心里的比重大啊。”阿诚狡黠地一笑。

“就你油嘴滑舌。”

方孟敖从鼻腔里“嗤”了一声,随手拿着台本当起了扇子。气太热,豆大的汗珠从方孟敖额头上滑落,这种天气还要穿好几层在野外拍戏,阿诚终究也是心疼自家大哥的,拿了毛巾给他擦了擦脸。两人因为方孟敖拍戏的关系,也是许久没见了,好不容易得了空,这两人就在片场开始打打闹闹,玩得起劲。

 

吵。

片场什么时候都不得安静。

头疼。

明楼睡得浅,醒了之后闭着眼眯了一会实在是无法再入睡,索性起来点了支烟。他低头捏了捏眉心,缓慢的睁开眼适应对面的光线,模模糊糊看见两个人影。

方孟敖。

明楼头更疼了,要不是为了还疯子这个人情,怎么也不可能和死对头方孟敖一起拍戏。

他旁边的人是谁?

昕长的侧影,高瘦而挺拔,穿着长风衣。明楼适应了光线,视线逐渐变得清晰起来:锋利的侧颜,微曲的下巴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睡醒的原因,明楼竟对着这人有了些旖旎的心思。明楼点了根烟,眯着眼在烟雾缭绕中看着那人温柔地帮方孟敖擦汗。

啧,温柔的不像话。

方孟敖这眼光可真不赖,大概是个十八线小模特?明楼一边想着,一边弹掉烟灰,在地上碾了碾,再看过去的时候正撞上了那人远远投来的视线,明楼极尽所能用最性感的方式吐掉最后一口烟圈,慵懒的舌头滑过嘴唇,看着那人慌乱逃走的目光,甚是满意。

 

看来他也没有对方孟敖那小子多忠诚。

 

明楼把身边睡得猪一般的助理叫起来。

“方孟敖那小情人,叫什么名字?”

助理还懵着呢,睡眼惺忪地摇摇头:“不知道啊......”

明楼抬手就给了助理头上一巴掌,“你知道些什么,就知道睡!你去给我打听打听,别声张。”

 

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,都是在拍明楼和方孟敖的对手戏,死对头演起死对头的情节,倒真得是得心应手,眼神恨不得把对方剜下一块肉,打架都恨不得把对方打死在这片场。阿诚坐在摄像机后面喝着茶,看到自家大哥这狼狈的样子,着实好笑。他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明楼,就算在地上滚打的都是泥土,头发都散下来,也还是这么好看。

阿诚望着眼前的机器出神。

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明楼。巴黎微寒的春日,清晨的街边,阿诚每周都会挑地方写生,没想到这次碰上了剧组拍摄,他有些扫兴的收拾画夹正准备回家,却看见了路边正和别人说话的明楼,那时的阿诚并不知道他是谁,只觉得那人微笑也好,皱眉也好,举手投足都能深深印刻在自己脑海一辈子。回去之后就把有关明楼的所有都搜了一遍,就这样喜欢起了明楼。大哥说的没错,那一天之后真成了专业迷弟,这么多年过去,自己家的画册,杂志能摆满整层书架......可其实这才是他第二次见到明楼。

 

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,今天的工作才算结束了。

明楼走过来,正看见对着屏幕发呆的阿诚,明楼有心戏弄,便装作不经意地凑到阿诚耳边,和他一起看刚才拍过的戏份,故意将些许呼出的热气铺洒在他耳旁。果不其然,看到了耳尖慢慢泛起了粉红色。阿诚感受到了明楼的呼出的气息,让他一阵颤栗,混着些许泥土和青草的清香,还有明楼汗水的味道,一回头就能接吻的距离,让阿诚的心扑通扑通地乱撞,他一动也不敢动,只能靠眼神去寻求大哥的帮助。

当他终于寻到了方孟敖的眼神,却发现自家大哥满脸的怒气瞪着自己身后的明楼。阿诚赶紧起身去扯大哥的袖子,将方孟敖拉到一边。

 

“他这什么意思?”方孟敖虽是对着阿诚说话,眼神却还是冷冷地盯着明楼。

阿诚知道大哥一直不喜欢明楼,当初知道自己喜欢的明星竟然是明楼的时候,大哥差点把整个屋子都点了。他可不想因为明楼的事再引起大哥的怒火。

阿诚拉着方孟敖的胳膊,故作轻松地安慰他。“大哥,男人和男人之间,哪会顾及那么多,明楼先生应该真的只是去看屏幕,没什么别的意思,我没有怎么样,你别多想。”

方孟敖听罢收回目光,转而看向了自家小弟,摇着头说了句“你呀。”甩手出了片场。

阿诚知道方孟敖这样便是不生气了,也笑着摇摇头就追了上去。

 

明楼始终用余光瞥着他俩的一举一动,像一条躲在暗处正在仔细观察猎物的蛇。

生气、解释、无奈、妥协、和好。好一出吃醋的戏码,看来方孟敖对他的小情人十分在乎。

明楼随手拽过阿诚刚坐过的椅子坐下,双手交握成拳放在嘴边。这小子的皮相着实好看,连明楼都忍不住在心里赞叹。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据为己有呢?能让我明楼起了心思的人,确是不多。

起个代号吧,明楼想起对视时那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。轻轻地说了声。

“斑比。”

tbc

评论(19)
热度(146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