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凌李】凌院长吃醋记

熏然带着包子呢凌院长都不放心,操碎心的院长2333我也想吃蒸包子!还想看蒸包子(咦

芷夏幽:

送给 @布林布林 的生贺,生日快乐~


你要的吃醋梗~


仍然是ABO背景,算是凌院长出差记的后续之一吧~


前文戳这里http://zz1031854133.lofter.com/post/1dd28612_a8243e4




李熏然怀孕四个月的时候,警局新调来了一位副局长,分管刑侦。




好巧不巧,新来的副局长刚好是李熏然大学时的学长,而且因为当年曾同属一个社团,一向也是对李熏然颇为照顾的。多年后再度相见,自然走的近了些。




这下凌远就有些郁闷了。




清晨,李熏然揉着惺忪的睡眼,朦朦胧胧地一路摸到厨房,半倚在门框上,动动小鼻子,在空气中使劲嗅了嗅:“好香啊,老凌你在做什么?”




凌远闻言回过头,温柔地看着还昏昏欲睡的爱人:“蒸包子呢,你昨天不是说想吃?”




“哦,老凌你真好!”




听到有包子可以吃,李熏然瞬间清醒过来,瞪大了圆滚滚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蒸笼看,眼里闪动着渴求的光点。




凌远看着小孩儿瘪了瘪嘴,喉结滚动还小小咽了下口水,只觉得又好笑又可爱,禁不住笑弯了嘴角。




“你笑什么呀,有这么好笑嘛!我跟你说,不是我想吃,是你儿子想吃!”李熏然嘟了嘟嘴,轻轻拍了拍微已经凸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的小腹,昂着脖子半是恼怒地瞅着凌远。




凌远笑着走到李熏然身前,伸手将人揽入怀中,顺从地揉了揉他的小腹:“是是是,是咱儿子想吃的,真是个小馋猫!”




“哼……”




轻轻哼了一声,李熏然埋头在凌远的肩头蹭了蹭,慵懒得像只乖巧的小狮子。




突然,小狮子像是想到了什么,猛地从凌远的肩窝抬起头来:“对了,我可以带几个包子给师兄吗?他昨晚替我加班来着,估计来不及吃早饭吧。”




瞅着小家伙blingbling闪着光大眼睛,凌远笑容有点僵。虽说是该谢谢人家不错,但是为啥觉得这么不对劲……




一整天凌远都觉得浑身不自在,心上像是被灌了一瓶碳酸饮料,咕嘟咕嘟地冒着气泡。傍晚,李熏然的一个电话彻底把酸酸的情绪引燃了。




“喂,凌远,我今天不回家吃饭了。”




话筒那端有些嘈杂,李熏然的声音断断续续得听不太清楚。凌远拿着钢笔的手微微顿了顿:“那你去哪里?”




“师哥调过来之后我们还一直没聚过餐呢,今天队里的人说一块儿出来吃个饭,庆祝庆祝。”




又是师哥?!凌远觉得一颗心梗在胸腔里,不上不下,噎得难受:“吃什么呀?外面东西不干净,不知道你现在怀着孕,不能随便乱吃啊?”




“……啊?”李熏然眨了眨眼,下意识地抚了抚微微隆起的小腹,小声嘟囔,“应该没事吧,我就是出来吃个火锅而已,绝对不喝酒,也不乱吃,我保证!”




“你……”




凌远还想说什么,却被李熏然急切地打断了:“哎,他们叫我了,我先走了,挂了啊~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凌远怔怔地看了看手中被挂断的电话,简直气结,真是太过分了!




凌远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。




原本今天可以准时下班的,凌远都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回家了,谁曾想突然送来了一个病号。凌远套上白大褂就进了手术室,还好病情不算严重,手术也很顺利。




然而当凌远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时,面对的却是黑洞洞的窗户,没有一点儿温度的房子。




李熏然竟然还没回来?!




凌远的心更塞了。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体,带着孩子还敢在外面待到这么晚!




凌远愤愤地坐到沙发上,重重地按下遥控器的按键,随便调了个台放在那儿。思绪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。想想李熏然现在正坐在温暖的火锅店里,吃着热腾腾的涮羊肉,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里,连饭都没得吃。简直不要更凄惨了。




“吱呀”




门开了,李熏然微微弯着腰,蹑手蹑脚地溜进来。看到坐在客厅的凌远明显吓了一跳,直起身子,拍了拍胸口:“吓死我了,你还没睡啊?”




凌远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指针指在接近十点的位置。




“你怎么这么晚回来?”




李熏然小心地瞅了瞅面色不太好看的凌远,理亏的低了低头:“我一不小心吃太晚了……”




“怎么,和师哥相谈甚欢连家都不舍得回了?”




话一出口,凌远就有些后悔了。这话怎么听怎么酸,自己也不是不相信李熏然,就是有些别扭罢了。




“啊?”李熏然眨巴眨巴眼,玩味的笑笑,凑到凌远身边坐下来,用肩膀蹭了蹭他,“怎么了,你吃醋啦?”




凌远往一侧挪了挪,也不看李熏然,面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,耳根却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。




李熏然跟着挪过去,紧紧地贴上去,几乎半挂在凌远的身上了。凌远吓了一跳,小心地护住李熏然的肚子,紧皱着眉头,小声责怪:“干什么呢,不知道小心点儿。”




“肯理我啦?”李熏然微微嘟了嘴,半环住凌远,“真生气了?我跟师哥只是朋友啦!我心里都有你了,哪还装得下别人啊?”




凌远定定的注视着李熏然,直盯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才缓缓低下头,轻轻地吻上小家伙半开的薄唇,“我知道啦,熏然,我爱你。”











评论(3)
热度(216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