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】狩猎计划04 娱乐圈AU

上一章戳我 03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路边的行道树飞快的向后退去,阿诚抬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,阴沉得仿佛能挤出水来,车外狂风大作,道路两旁的行道树簌簌作响,狂风卷起地面的树叶和小石子啪嗒啪嗒地打在挡风玻璃上,快下雨了,阿诚心想,默默祈祷着能在下雨之前到家。


明楼其实醒了一阵子了,他迷蒙的看着握着方向盘的手,缓了好一会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,才想起发生这些的前因后果。


——梁仲春这个人啊,有时候还是派得上用场的。


明楼心里暗喜。


他发不出声音,只好抿着嘴望着那双手发呆。演员这一行,明楼见的好看的人太多了,能吸引他的却不多,手这么好看的也不多,美丽而不妖冶,指节分明又修长,手好看人还好看,真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。


明楼的嘴角拉出了迷人的弧度,将人家的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都看了个通透。身上盖着的衣服透出丝丝缕缕的清香萦绕在鼻尖,带给他莫名的安心感,像是远走他乡的挚友,再见时陌生又安心。


明楼的头昏得厉害,路面又颠簸,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,终于失了焦,又睡了过去。 


一路飞奔,终于开到小区停车场,还没下雨,阿诚松了口气,自己先下了车,转身去开车后座的门。


明楼还没醒,车里的暖风吹的明楼的脸红红的,衣服半盖着脸,像个睡着的孩子。


阿诚试着触碰了明楼的脸颊,还是很烫。这让阿诚犯了难,自己虽然经常锻炼,体能上没什么问题,但想把昏过去的明楼搬上楼,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
阿诚关上后门,心里盘算着怎么办才好。


或许是关车门的声音太大吵醒了明楼,明楼竟自己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,还顶着一头鸟窝一样的头发,无辜的看着阿诚 。


阿诚低下头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又拉开车门。


“你可终于醒了。”阿诚一只手扶着车门,一只手轻轻拂掉了明楼头上的汗珠。


“叫我阿诚就好,是你助理托我照顾你的。”


明楼指了指嗓子,示意他现在说不出话,在脑海里迅速算计了一下,装出一副不信任的表情。


阿诚看明楼不信,把梁仲春的名片拿给他看,好似才获得了他的信任。明楼松了口气似的微闭着眼,懒洋洋地倚在后座上。


车门开着,嗖嗖地冷风灌了进来,阿诚担心再这样吹下去明楼的病就更重了,从车里找了一条围巾和一个帽子。


“明先生,我不知道你家在哪,只好先带你回我家,你能走路吗?”

 

明楼听话的任阿诚把他裹得严严实实, “虽然已经在楼下了,但万一你被认出来,还是会给我们带来不小的麻烦。”阿诚边说边给明楼戴上围巾,用帽子挡住脸。


弄完之后问他,“能走吗?” 


明楼撅着嘴,听话地点点头。一只胳膊环着阿诚的脖子,像树袋熊一样赖在阿诚身上,半边身子都靠阿诚支撑着,只差腿也盘上去了。


两人歪歪扭扭进了电梯,阿诚才靠着墙壁喘了口气。电梯上行,明楼装着非常难受的样子往阿诚的颈窝里钻,阿诚的脖颈凉丝丝的,让明楼非常舒服,同时还不忘斜着眼睛从电梯的镜子里观察阿诚的反应。


阿诚也是聪明人,明楼的小心思他多少也能猜一些出来,但明楼粗重的呼吸声和灼热的气息还是惹得他心中小鹿乱撞,但表面只能装作波澜不惊的样子,死死盯着电梯不断跳跃的数字,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。


阿诚抽出被明楼拽得酸痛的胳膊,摸出钥匙开了门。虽然是阴天,但屋子里非常明亮,阿诚不喜欢黑暗的屋子,灰暗的光线总能让他想起和母亲一起生活的日子。屋子很小,只有一个卧室,阿诚跌跌撞撞的把明楼安置在床上的时候,已经满头大汗,明楼经过这么一折腾,也真是眼睛都睁不开了,阿诚好说歹说拿了药让他吃了,放他躺下,刚挨着枕头,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,阿诚站在床边抹了把脸,俯视着明楼,哑然失笑。


虽然从没有奢求过什么,可当自己喜欢这么多年的人和自己共处一室,阿诚连脚步都轻快了起来, 麻利的接了热水,帮明楼脱了鞋袜和外套,重新塞进被窝,用热毛巾一遍遍地轻轻擦拭明楼的脸庞。


烧还没退,阿诚有点慌张,思来想去,先溜到了窗边拉上了窗帘,暗红色的布料使光线骤然变暗,平添了一丝暧昧的气氛,昏暗中阿诚索性一不作二不休,将明楼的衣裤都脱了,撸起袖子给他擦拭身体。


温热的毛巾拂过脖颈、锁骨、再到紧实的胸膛,阿诚抿着嘴,认真地抚拭着,房间静得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,毛巾擦拭过的肌肤很快泛起了细小的颗粒,阿诚看着明楼肌肉分明的身体有些出神,直到自己的指腹不经意间触碰到了明楼胸前的红缨,才回过神来,好似被烫到一般迅速抽回了手,心虚的在一旁的盆里洗了洗毛巾。


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阿诚嗔怪自己真是色迷心窍,小心地将明楼翻过去背对着自己,定了定心神,又继续帮明楼擦拭脊背,当掀开被子准备帮明楼擦拭腿部时,视线落在明楼白色内裤包着的鼓鼓囊囊的一袋上,轻颤的指尖暴露了内心的无措无从下手。


阿诚咽了咽口水,闭着眼从大腿根部直直顺着擦下去,擦完了又摸到了被角给他盖上,才敢缓缓睁开眼睛。


换了冰凉的毛巾盖在脸上,躁动的心才渐渐平息了下来。


想和他做()爱。


阿诚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 精壮的身体,棱角分明的脸庞,重要的是,那是自己倾心已久的人——明楼。


阿诚一本一本整理着桌上的杂志,借着昏暗的台灯看着杂志封面上的明楼。


阿诚从来都是一个聪明人,为了让自己能少挨打,少受别人的辱骂,从上学时候开始他就能敏感的察觉别人对他的态度,察言观色甚是擅长,今天明楼的态度,他又何尝看不出来,恐怕让我照顾他也是提前算计好的罢。


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,何来真心的喜欢?玩物罢了。能靠外表吸引了明楼,也不知是不是该庆幸。


那就只看自己,愿不愿意成为明楼的新玩具而已。


阿诚也从来都是果断的人,自己用青春喜欢了这个人,到了嘴边怎么能放走呢,就算结局一定是无疾而终。


阿诚将杂志捆好,一起塞进了柜子里的纸箱,轻轻地拢上柜门,嘴角轻挑,真人都在眼前了,还要杂志做什么。


有了一定要睡到明楼的觉悟,有了一定不会有结果的觉悟,反倒放宽了心,阿诚坐在床边的椅子上,用指尖蹭着明楼的手心,眼睛亮晶晶的望着,像黑夜里捕食的鹰。


只是,还不能让大哥知道。


叹了口气,阿诚俯下身去,脸贴着明楼的手。


大哥改变了他的独来独往,对所有事漠不关心,是他艰难生活中唯一的希冀,他绝不能允许别人伤害大哥,包括自己。


明楼醒来的时候,出了一身汗。天已经完全黑了,他借着从窗帘缝隙透出的点点灯光,看到了压着自己手就睡着了的阿诚。 明楼本不想吵醒阿诚,可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他的胳膊实在麻得没有知觉了,他盯着天花板看了许久,忍不住翻了身。


阿诚一向浅眠,轻微的响动他便醒了过来,对上了黑夜里,明楼亮晶晶的眸子。


“醒了?” 


“嗯。”明楼一开口,才发觉自己嗓子哑的不像话,倒像是什么怪物发出的低吼。


阿诚用手背探了明楼的额头。


“嗯,不烧了。不过还是要量个体温。” 阿诚起身拿了体温计,明楼正要去接,只见阿诚直接掀开了被子,将体温计放到明楼腋下。


这倒是让明楼有些微微惊讶了,索性任他安排。


屋里太黑,阿诚开了一盏台灯,倒了一杯温水递给明楼。 明楼喝了两口,就听见肚子一阵咕噜噜的响声。


“饿了?”阿诚噙着笑意问他。


明楼倒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
“这么晚也没有外卖了,家里食材不多,我随便弄些给你吧。”


厨房里,锅碗瓢盆叮叮铛铛地响起来。明楼环顾四周,卧室里设施一切从简,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丝杂乱,除了挂在衣架上的大衣、桌上的书本和电脑,居住的痕迹都少得可怜,好像在这住的人说不定哪天就会离开。


“吃吧。” 阿诚端来两碗热气腾腾的面,自顾自的拿起一碗吃了起来,金黄色的汁水和碧绿的葱花,几滴香油在汤水上弥漫开来。


明楼深深地吸了口气,大概很香,可惜他什么都闻不到。


也许是饿了,也许是真的好吃,明楼平时是最叼的,今日却什么也不挑了,饿狼扑食一般连汤都不剩全吃完了。


他把碗递给阿诚,“真好吃,谢谢你了。” 


阿诚吃得慢,咽完一口面条才慢条斯理地说:“今天家里只剩这些了,我改天再去添置些食物。”


听这话的意思...明楼略一思忖,倒是越发看不出这头小鹿要做什么了。


“那下次你可是要邀请我在家吃一顿更好的。”无害地希望得到邀请。


在这,吃什么,吃谁,还不一定呢。


“求之不得。”阿诚喝了口汤,舔了舔因为汤汁而油亮亮的嘴唇。


真是想现在就办了眼前这个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所以你们猜到底是谁想狩猎谁?

没啥关键词了吧。
刚才真的是一个意外!!!
下次再也不用艾派德发文了(再见
天呐这章我写了太久了,一回学校就变成龟速。
港真,多给我评论我才有更多脑洞。
靴靴!

评论(14)
热度(71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