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深夜60分】明楼家书

关键词:不将就

 @楼诚深夜60分 

时间是我大概算了一下随便写的,如果有bug还请指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致吾弟阿诚:

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已是第十六个年头了,我来巴黎教书以后,一直过的不错,头疼的次数也在逐渐减少,你不必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已是春三月,巴黎还是春寒料峭,清晨虽然寒冷,但鸟儿一叫,我便再也睡不着了。不得不服老啊,你是无缘得见我爬楼梯都气喘吁吁的样子了,白头发也是越来越多。我现在对饮食非常注意,你原来总提醒我不让我吃的太多,你知道,巴黎的食物总是不如家乡的好吃,时常还会想起你在巴黎求学时,总给我做些点心。我专门雇了一个中国的厨师给我做饭,每天变着花样做,现在啊,总要计算什么膳食营养搭配,也罢,吃的健康总归是好的。但这人的手艺终究还是差了点,还是你做的好吃。

       前几个月明台一家赴法来看我,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才回去,那时候你还抱过一次的小家伙,现在都长大成人了。还是更像明台一些,玉树临风,性子也是像明台的,明明和我这个大伯父没见过几次,却是一点也不认生。本想着带他们来看看你,但这次有些匆忙,罢了,现在生活好些了,总归有机会再见,况且你也不是喜欢热闹的人。其实一个人生活惯了,多了些人反倒更不自在些,所以没住几天我就催他们快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挺好的,院子里的花开了,我请人在树下装了秋千,说是秋千,其实不过是一个椅子,等再过段时间暖和了,我就可以坐在树下看书。像我这种年龄的教授还是很闲的,无事可做,便能望着天空看上几个小时,自然的美,可一点都看不够。我还寻思着要不要养一只狗或猫,后来也作罢,毕竟我自己又不会照顾,养了也是给家里的佣人平添了麻烦。那天心血来潮的想学着做阳春面,只是揉面擀面这活计实在太辛苦,挂面倒是可以,你也不用为我每天吃什么操心了,我自己也是会做些吃的了不是?

       前几日我去了你上学时候打工的花店,还在,我还买了一只玫瑰给你。

       花店的老板问我是不是买给我的爱人。我说:是的,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不喜欢这些。那位老板说我送的你就一定会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你说,是这样吗?

       只是还是有一件事要令你失望了。我真的听了你的话,想好好的找个人帮衬我,照顾我。可这人啊,一旦有过最好的,其他人我都不愿将就,总是这里不称心,那里也不如意。哪那么容易就找到合适的人呢,又不是都像你,是我手把手带大的。你看,我连助理都没招,和别人交流起来啊,太累。

       要不,就不找了,你说呢?

       都这把年纪了,眼光还这么高,注定是寻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我真是老了,大半辈子待在国外,最近越发想回家看看了。还想你,但不是难过,我就是,有一阵子没梦到你了,可能我现在很少让你操心,没有什么要嘱咐的了,但我知道你守着我。有时候啊,就是想想要是你还在,是个什么光景,总归会比现在更有趣些,想着我们一起去大学教书,一起去湖边看风景。你还比我年轻,说不定更招那些年轻小姑娘的喜欢。想看看你慢慢变老是个什么样子,记忆里你还是很年轻,而你再不会变老了。

       大姐怎么样?你可是要替我照顾好大姐,大姐要是托梦告诉我说她过得不好,我可要拿你是问。大姐一直为咱们操碎了心,我和明台不在,你可要多哄哄她,告诉她我明楼是念着她的,也在好好的活着,为了你们我会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 你还好,你的一生有我陪着。可是我不好,你没有陪我一生。

 

明楼
1962/3/21 在巴黎

评论(45)
热度(122)
  1. 斗战神佛孙悟空布林布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最后一句暴击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