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】狩猎计划05(娱乐圈au)

Ooc预警


前文戳 04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
天太晚了,明楼便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。


躺在床上看阿诚忙进忙出,又是洗碗又是倒水,又拆了个新牙刷给他。


看着两人并排放着的牙刷,让明楼有种以后都要住在这了的错觉。


 

趁着阿诚去洗澡的时间,明楼偷偷从桌子上拿了阿诚的手机,一划,嘿,没密码。欣喜若狂地给自己手机拨了一个电话,看到那头的屏幕亮起,又小心地删除了阿诚手机里的通话记录,放回原位。


 

想着一会能和阿诚同床共枕,一向冷静的明楼竟也有些坐立不安,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,看阿诚怎么还没洗完。


听到浴室的水声停了,明楼赶紧钻进被窝假装玩手机。自己心虚个什么劲啊,明楼暗骂自己不争气,怎么搞的像小年轻追自己暗恋的人一样。


不过他明大少爷可从没追过人,都是别人乌央乌央的围着他转。


 

刚洗完的人儿从雾蒙蒙的浴室走出来。水从阿诚湿漉漉的头发上滴下,沿着好看的腹肌,隐没在腰间扎着白色浴巾中,裸露的上半身散发着蒸腾的热气,将胴体包裹在烟雾缭绕中,光洁的皮肤透着隐隐的红色。


人还没到,沁人心脾的香气先钻入了明楼的肺中。


 

阿诚进卧室的时候明楼正在喝水,眼前这幅景象导致明楼一大口水直接呛进了肺里。


“咳、咳咳。”明楼捂着嘴不住地咳嗽起来。


“明先生,你怎么了?”阿诚迅速抽了张纸递给明楼,低头隐去自己的笑意。


明楼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。边咳边说“刚一不留神,呛住了。”


阿诚绕到床的另一边,用毛巾擦着湿答答的头发漫不经心地说:“明先生今天早点休息,晚上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尽管叫我。”


听到这话的明楼一骨碌坐了起来。


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你要去哪?”


“睡一张床太委屈你了,我去客厅,睡沙发。”说话间阿诚已经收拾好了被子和枕头。


本想着就算吃不到,能尝个甜头也好,现在连甜头都没了?


明楼抑制住想劈手夺下被子的冲动,琢磨着该说些什么好。


“阿诚,你是主我是客,怎么好让主人去睡沙发,要是这样,还是我去睡沙发罢。”


明楼不愧是明楼,看准了阿诚不会让生病的自己去睡客厅。


戏要做全套,明楼起身收拾被子就要去客厅,被阿诚一把拉住。


“别别别,你一个病人,可饶了我吧。”阿诚说的急,带着些撒娇的意味,明楼被他这副可爱样子撩得心里痒痒的。


“我是害怕你不习惯和别人睡一起。”毕竟是个大少爷,阿诚腹诽。


“没什么不习惯的,我也不是那些挑三拣四的人。”


和美人儿一起睡,谁还会介意。


2


白天睡多了,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,一点睡意也没有,齐刷刷地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 

“你一个人住?”明楼忍不住先打破了沉默的气氛。


“恩。”阿诚淡淡的回应到。


也是,若是多个人,屋子里也不会这么干净。


“能冒昧问问你是做什么的吗?”


“没什么不能说的,我是大学老师。”


明楼微怔,这却是出乎他的意料了。本以为是一个圈子的,玩玩闹闹谁也不用负责,处理起来也方便。


那方孟敖究竟为什么和他在一起,难道是认真的?


“哪个大学的?”


“A大。”


是明台所在的大学。


明楼回想起之前明台说学校有一个颜值很高的老师,难道是他?教什么的来着……?


“美术老师?”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阿诚惊讶地转过头。


“我猜的,看你的手这么好看。”


这当然是谎话。可也是不得已。


明台认识阿诚,以明台跳脱的性格,阿诚说不定对明台也有些印象。


明氏集团对外熟知的只有明镜和明楼,大部分人只知道明家还有一个小弟,却从来没听说过名字,更没见过长相。这个圈子太乱,明镜不愿让明台也趟了这摊浑水,于是让明台去读了A大的建筑系,一直将家里这个宝贝保护的很好。


所以当然不能把轻易就暴露明台和自己的关系。


猜得这种话一听就知道是假的,但阿诚也没有多问。


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,不知不觉只剩下两人均匀的呼吸声。


 

天刚亮,阿诚就醒了,自律的性格使得他的生物钟一向很准。他翻了个身,面对着还没睡醒的明楼。


从小没有亲人的拥抱,没有家人的爱护,使得阿诚很珍惜这样的时候,让他觉得自己不再是孤身一人,少有地不想立刻起床,想在床上多待一会,贪恋着身旁人温热的体温,流动的血液。阿诚闭上眼,感受明楼均匀的呼吸,跟随着他的节奏呼吸,融为一体。

 

十几分钟后阿诚还是蹑手蹑脚地起了床,先收拾好了自己才去叫明楼。他实在是不愿打扰明楼,但是再不叫他自己也赶不上第一节课了。


 

阿诚拍了拍明楼的脸。


笑着叫他,“起床了,大少爷。”

 

明楼显然还没睡醒,拉着阿诚的手放到脸上准备继续睡。


阿诚愣住了,明楼这幅撒娇的样子简直让他不想再放明楼回去。


五指微动,就当是抚摸了脸颊,最终却转而顺手拧了一把明楼的脸。


“再不起来我可走了,一会儿可没人送你。”阿诚把衣服扔给明楼。


明楼吃痛,这才晃晃悠悠地起来。


 

“我把你送到哪儿?”出门前,阿诚还是拿了围巾和帽子给他带上。


“N76酒店,我先回酒店换换衣服。”


阿诚的心落在了肚子里,只要不回片场就行,去了片场万一撞见方孟敖就糟了。


 

避开了早高峰,很快就把明楼送到了目的地。分别的时候,阿诚没有提,明楼也没有说,两人心照不宣地让明楼带走了不属于自己的帽子和围巾。

 

3


阳光明媚,天气晴朗。


穿过草坪,健步如飞地穿过两旁栽着梧桐树的街道,脚步踏过树叶斑驳的阴影,阿诚朝着教室的方向走去。


“诚老师。”


梧桐树的荫翳下隐匿着曼妙的少女,百灵鸟在叫他。


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


阿诚步子没停,只笑了起来。


“曼丽,快走吧,要迟到了。”


“老师,这可不像你,从来没见你迟过。”


围着她转的于曼丽聪明得像只小狐狸,隐隐嗅到了一丝不寻常。


“你怎么不进教室等?”


阿诚回避了迟到的事。


“你留的作业,这人物结构怎么都画不好,本来想在路上截住你找你问问的。”


于曼丽撅着小嘴表达不满。“我可是在这等了好久。”


阿诚轻轻敲了敲于曼丽的小脑袋。


“下课给你开小灶。”


 

于曼丽是A大表演系的学生,当年以全系第一名的成绩进入A大,第一天来就成为了学校贴吧论坛的热门人物,被封为校花。面容姣好,气质出众,成绩优异,是老戏骨王天风的得意门生。


可于曼丽才不在意这些,她喜欢画画,其实当年一直想报美术类的专业,当初自己的后妈一心只想让自己成名,父亲又不站在自己这边,只能被逼着报了表演。


于曼丽大一的时候就跑来找阿诚表明自己想和他学画画。


口耳相传,阿诚也是听过于曼丽的大名。


信誓旦旦的人他见多了,还不是没坚持多久就再也没见过人了,阿诚当时并不在意,只当于曼丽一时兴起。


却没想到于曼丽异常的认真,只要是他的课必到,作业也认真的完成,还经常找阿诚讨论画画的技巧和灵感,阿诚不得不承认于曼丽其实很有天赋。


不出几个月,于曼丽作画水平就有了质的飞跃。这倒是不得不让阿诚对于曼丽刮目相看了。


一年的相处,阿诚倒是发自内心喜欢这孩子。他曾经担心自己和于曼丽走得过近,会造成不好的影响。但于曼丽聪明懂事,从来都是把握有度从不越界,两人亦师亦友,惺惺相惜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别担心,没有阿诚和曼丽的线

但后面会有台丽

N76酒店就是76号啊哈哈哈哈

曼丽我想了半天安了个后妈梗

大概这样才能惺惺相惜吧不要嫌我狗血

阿诚不是娱乐圈人士还算不算娱乐圈au?

还是半娱乐圈au?2333

依旧打滚求评论!

评论(20)
热度(107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