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杜方】校园爱情之 竹马(上)

清水ABO,没有肉 没有肉 没有肉!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2333

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

ABO只是为了剧情好发展

写给一个已退圈的姑娘的,希望她能看到,希望她能喜欢,随缘吧


1

 

“去吧,孟韦!”

“你不去以后我们可都没你这个朋友了啊。”

“你都要出国了,下次聚指不定什么时候呢。这次好不容易把大家凑齐了,你又不去。”

 

方孟韦一个人坐在空荡荡教室的,脸深深地埋在臂弯里,耳边还回响着班里几个同学苦口婆心劝他的话,尤其谢木兰叽叽喳喳的声音萦绕着他。

 

“小哥?小哥,去吧~顺便带我去?好不好?”

——唉木兰瞎掺和什么。

 

去?

还是不去?

方孟韦紧紧攥着拳头,不知在和谁暗暗较劲。

 

去的话,一定是会被家里人训斥。

可如果不去,也许就会错过最后一次确认杜见锋心意的机会。

 

方孟韦从小就怵父亲。尤其在他分化成omega之后,父亲将他管得更严,生怕出了一点差错。晚上必须在门禁前回家,出去不能喝酒,也从不让方孟韦和外面的狐朋狗友勾搭在一起。所以这些班里的饭局,方孟韦几乎没参加过。

父亲的威严就是一把悬在头上的剑,让方孟韦无所适从,无法违背父亲对他的要求和期望,总是要逼着自己做到完美来让父亲高兴。

 

猛地松开苍白的指节,手心留下四个月牙似的印记。方孟韦挤出一个笑容。

相比起后悔一辈子,被训斥一顿,又算得了什么呢。

 

方孟韦掏出手机,拨通了方孟敖的电话。

“大哥,我晚上要去班里的活动,可能会回去晚些。”

方孟敖在电话那头沉默许久。

“想好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放心去吧,晚上我给你开门。”

 

 

2

 

方孟韦和杜见峰从小就是一个部队大院长大的,又上的一所学校,杜见峰比方孟韦大一级,和方孟敖同班。

 

方家两个儿子都聪明的很,从小成绩就是一等一的。杜见锋和这两人相比,就是典型的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......所以方家俩儿子,从小就是家长口中的“别人家孩子”,杜见峰从小就是学校的“混世魔王”。

 

小时候的方孟韦瘦瘦小小的,特别白,站在太阳地底下就反光。

杜见峰小时候就很喜欢方孟韦。

 

部队大院的孩子总有些调皮的,看方孟韦瘦小,就爱欺负他。

有一次方孟韦跟别人打了架,眼眶红红地往家走,被杜见锋撞见了。

杜见锋也不是省油的灯,先是跑去替方孟韦收拾了那帮臭小子,然后又买了一堆零食给方孟韦,笑脸盈盈地把人哄好送回家,还自顾自承担起了每天陪着方孟韦上下学的责任。

 

但自从杜见锋那次见了方孟韦眼眶红红要哭不哭的样子以后,就总想找机会也把他欺负哭,今天上体育课偷偷敲一下方孟韦的头,明天在楼梯口蹲着吓他一跳,可有那么几次方孟韦真的快哭了,又上赶着求着人家原谅自己。

 

贱。

 

却没想到跟着杜见锋混的几个人倒是有样学样,也跟着欺负方孟韦。

 

有一天终于被杜见锋发现了。

“我艹,谁他娘的让你们欺负方孟韦的!”杜见锋气得能把房顶掀了。“谁他娘的带的头!没人承认你们都别回家了!”

底下有个声音战战兢兢地说:“你啊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杜见锋气结。

方孟韦只能老子欺负,你们他娘的凑什么热闹!

“告诉你们,孟韦就是老子的弟弟,谁他娘的要是欺负他,就是欺负我杜见锋!听见没有!”

大家以后都知道方孟韦是杜哥的人【。

不能动。

 

这话传到方孟敖耳朵里,方孟敖的内心是崩溃的,凭啥自己弟弟莫名其妙成了他弟弟。

 

 

方孟韦不太爱说话,可方孟敖也能看出来他挺喜欢杜见锋的。

毕竟孟韦会主动问他。

“大哥,你们周末补课我能跟着你一起去吗?”

“你去干嘛?”

“我去听听你们的课,或者自己学会习也行。”

然后方孟敖就看见两人坐在教室的角落里,方孟韦写着作业,杜见锋有不会的题就问方孟韦。

“......”

 

“大哥,你们班下午是不是有足球比赛?”

“嗯,嗯?可是我不参加。”

“嗯,杜见峰好像参加。”

“......”

 

 

上高中的时候,杜见锋和方孟敖都分化成了alpha。

方孟敖一直操心弟弟究竟会分化成什么,结果是omega,倒不是说omega不好,只是方孟韦生的好看,方孟敖就更担心这个弟弟了。

有一次两人躺在草坪上聊天,聊着聊着,方孟韦说,“大哥,我觉得我好像喜欢杜见锋。”

“......”

嗯,其实杜见锋也喜欢你。

就杜见锋成天往本子上写你名字,然后对着本子傻乐的那个样子,尤其是你分化那天简直高兴地跟结婚了一样,生怕谁看不出来。

方孟敖气得差点背过气去。

“咱大院这么多高富帅的alpha,你怎么就看上杜见锋这个成天爆粗口的了呢?”

“......”

方孟韦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

方孟韦脸皮薄,他肯定不能找杜见锋表白啊。

他就等啊等。

可一直到杜见锋毕业,作为特长生和方孟敖一起考进了武警大学,杜见锋都没找他告白。

他知道杜见锋喜欢他。

可越等越不确定了。

 

 

3

 

武警类学校一般都是alpha多,omega少,杜见峰每天和alpha混在一起,按道理来说方孟韦应该放心。

可偏偏武警大学旁边是美院。

 

方孟韦知道,杜见峰和他哥,新生军训的时候就迷倒一票隔壁美院的beta和omega。

当时父亲和他站在主席台上,对面看台竟然有人拉着‘杜见峰最帅’‘方孟敖我喜欢你’的横幅,在低头看看下面一身军装的杜见峰,五官轮廓分明,个子高得让人一下就移不开眼,倒真是挺帅的。

方孟韦小脸绷得更紧了。

没想到这么多年和自己插科打诨,泥地里滚的杜见峰竟然这么招人喜欢。像自己珍藏多年的一坛好酒,还没喝就先被人发现了,还嚷嚷着要一起品尝,心里怎么也不是滋味。

 

正式上课之后,警校管得严,平时都不让出来,方孟韦自己又是个高三生,每天被如山的试卷压得喘不过气,一学期下来,两人也见不上几次,说不上几句话。

方孟韦只能见到大哥的时候,旁敲侧击的打听几句不痛不痒的。

 

好不容易捱到寒假,两个人才能好好看看对方。

杜见峰这半年的训练,晒黑了,本来就一米八几的大高个,看着更加魁梧了。

方孟韦也长高了,就是还是瘦,这人就是怎么吃都吃不胖,远着看去像西北风摧残下的小白杨,背挺得笔直。

 

从放假第一天开始,杜见峰就天天拉着方孟韦去图书馆上自习,学够了两个人就满大街的转悠,直到脸都冻得通红才回家。

 

本来前几天两人都挺高兴的,直到有一天杜见峰碰见了个美院偷偷暗恋他的学姐。

别问为什么方孟韦怎么知道这学姐暗恋杜见峰,倒贴成那样都快成明恋了,也就杜见峰这一根筋的脑子才看不出来。

 

之后的图书馆约会基本泡汤。只要他俩进了图书馆,这学姐就跟装了gps一样,每次都精准地找到他俩,然后就坐在杜见峰旁边或者对面,没话找话的聊天。

 

方孟韦心烦,一是他还要学习,二是谁看着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被勾搭不心烦啊。他抱着书一言不发的换了别的桌子,杜见峰有点摸不着头脑,也不知道方孟韦弄得是哪一出,只好也抱着书挪了个地方,坐到方孟韦身边,接着那个学姐也紧追过来。

三个人就在这样的无声的角逐下度过了好几天。

 

终于,方孟韦不愿意去图书馆了。

“为什么?”杜见峰一大早哈着白气哆嗦着站在方家大门口。

“我学不了习。”方孟韦双手插着裤兜,低着头,又绷着一张小脸。

“你嫌那个人太吵是吧?”杜见锋冻得跺了跺脚。“嗨,老子也嫌她烦,谁知道她怎么天天去图书馆,还不学习。”

方孟韦撇撇嘴,就你看不出来。

杜见锋突然嘿哧一笑。

“那——孟韦,要不去老子家学吧,没人,就咱俩,绝对安静。”

说完又害怕被拒绝,尴尬地挠挠头。

方孟韦抬眼看见他这副样子,觉得好笑。

“那你等我,我回去拿了东西就跟你走。”

看着方孟韦快步走回去,杜见锋高兴得跟心里炸了烟花似的,蹭蹭蹭地绕着方家大门口跑了好几圈。

 

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一直到过年,杜见峰还到方家吃了顿饭之后,这样的关系戛然而止。

方孟韦再也没联系上杜见锋。

发短信打电话,都没有回应,去了杜见锋家里被告知出去旅游了,会有一阵子都不在家。方孟韦心里空落落的,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,他反思了最近所有的事,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错,脑子里一团乱麻。

 

4

 

好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

再怎么玩失踪,学你还是要上的。

等到开学以后,方孟韦偷偷翘课跑了大半个城去警校找杜见锋,准备了一堆问题想要质问他,比如为什么不辞而别,为什么不接电话,假期去哪了,到底发生了什么.....可真正踏进了校门,面对着眼前青砖黑瓦的教学楼,操场上训练的打喊声,方孟韦心里才升起了一丝恐慌,他去哪找杜见锋呢,他凭什么质问杜见锋,自己究竟是他什么人啊。

 

方孟韦围着偌大的校园转了一圈,不少人盯着他看,让方孟韦心里有点发虚。也是,一个omega来到满是alpha的学校,免不了大家都蠢蠢欲动。

他不敢再到处走动了,就坐在马路牙子上叹气:想在这些穿的都一样的人里面找到杜见锋,也差不多是大海捞针了。

 

束手无策的方孟韦最终还是给自家大哥打了电话。

 

方孟韦只说了一句“大哥,我在你学校。”就被方孟敖打断,“在哪?站着别动,我去找你。”

方孟韦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圈起的手臂里,纠结如何向大哥解释发生的这一切,比如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在这找杜见锋,还翘了课,还迷失在校园里......

阳光暖暖的晒着他的后颈,太阳这样好的天气里,在外面训练也不会太冷,方孟韦迷迷糊糊想着。

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,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方孟韦一个激灵抬起头来,强烈的阳光刺得他一下流出泪来,他下意识用胳膊去挡,眯眼的瞬间却透过泪水看到了那个人——杜见锋。

他真的很想哭出来,就现在,当着这个人的面,装作是被光线逼出的眼泪,可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做。于是他就这么直愣愣地望着杜见锋,直到眼睛里蓄满泪水,执拗的一句话也不说。

还是杜见锋先开的口,他弯腰握住方孟韦略冰凉的手。

“这太冷了,走吧,咱们回宿舍。”

方孟韦就任他这么拉着回了宿舍,两人一路收获了不少好奇地目光。

 

 

一进宿舍杜见锋就“砰”地一声甩上门。

“方孟韦,学校里多少alpha你知不知道,你他娘的跑到这来干什么?!”

杜见锋怒不可遏,指着方孟韦就一通质问。

“你哥给我打电话,老子一听是你有多着急你知不知道?”

“老子真是怕你被哪个不眨眼的欺负了......老子......”

杜见锋急得半天蹦不出个词。

“你这么关心我?”

冷冰冰的语调,方孟韦直直对着杜见锋的眼睛。虽然被杜见锋那一摔门吓住了,但他一说话方孟韦就知道还是他认识的杜见锋。

杜见锋倒是被方孟韦的气势吓住了,抬着的手不知道该放还是不该放,就那么尴尬的举着。

“老子......从小看着你长大的,把你当......亲弟弟,咋能不关心。”

杜见锋眼神闪烁,干脆背过身去收拾自己的床铺。

亲弟弟......就只是当做弟弟而已么?

方孟韦自嘲的笑笑。

那这么多年,倒都是自己会错意了。

 

“见锋!见锋!”

楼底下有清脆的嗓音在叫他。

杜见锋一紧张,头磕到了上铺的床板上,疼得呲牙咧嘴。

“哎!”

杜见锋揉着撞到的头,走到窗户边张望。

“见锋,我给你买的烤鸡,你们整天训练强度那么大,肯定饿了!你下来取!”

楼下的女生说着冲杜见锋晃了晃手里纸袋。

方孟韦背对着杜见锋,所以看不到杜见锋看见那女生时脸上无奈与焦躁的表情,只听见杜见锋朝楼下喊,“我现在去拿。”

“老实待着,我马上回来。”

杜见锋撂下一句话,就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

方孟韦抽抽鼻子,起身也走到了窗边。

哦,图书馆的学姐。

看着那女生将袋子假装递给杜见锋,又抽回来,又放到他面前晃荡,两个人在楼下嘻嘻哈哈打打闹闹。方孟韦心里像针扎了一样酸楚,或许自己不应该来,何必知道真相以后给自己找不痛快呢。

 

方孟韦拿着包,索性离开了宿舍,在楼梯上撞见正上楼的杜见锋。

杜见锋一把抓住他。

“哎,你去哪?”

“我是来找我哥的,不是来找你的。”

方孟韦头都没回,一把甩开他的手,飞快的下楼了。

 

“孟韦,要不你把这个烤鸡拿过去和你哥一起吃!”

杜见锋末了还冲着方孟韦的背影喊了一句,而后他看见方孟韦瘦弱的身形摇晃了一下。

杜见锋猛拍了一把自己的脸,“杜见锋你他娘的真是傻子!”

 

方孟韦当然没再去找大哥,他晃晃悠悠地走在路上,最后也不知怎么稀里糊涂回的家,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就上了楼,将自己摔在被子里,一路的委屈这才找到了发泄点,他用被子蒙着脸,大颗大颗的掉着眼泪。

 

也许自己从来就没走进他心里,从小一起长大,从小就跟着他,虽然只差一岁,可确实自己总是在接受那人无微不至的照顾。

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才会被当做弟弟。

那这一岁的鸿沟,是不是永远也无法跨越。

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


后文戳


最近有点忙而且没带电脑,实在是更得很慢

连载我还是会更的

鞠躬!

评论(48)
热度(223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