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杜方】校园爱情之 竹马(下)完结

说好周六更的,果然又给自己立了flag

所以今天拼死写完了QwQ

去躺平

希望大家还记得之前的剧情

这是一篇清水abo

只是为了推动情节发展


前文戳



5

 

从那天之后,两个人都再没有主动联系过对方。

方孟韦本就是个寡言少语的人,加上家里唯一能说话的大哥很久才回一次家,现在更是什么心里话都不肯说了。心里憋着股劲儿,索性将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。

方步亭说想送他出国,方孟韦埋头做着卷子,没吭声。

 

时间过得飞快,“距高考100天”的牌子,“嗖”的一下变成了1。

 

明明家都在一个大院,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,两个人却真的是一次都再没遇见。

 

所以,当谢木兰告诉他,杜见锋将会作为学长被邀请到毕业晚会的时候,他的心漏跳了一拍。

——小哥,我听说啊,好多人都去呢......

耳旁嗡嗡嗡地响,谢木兰后面说的话,他一句都没听清。

这个消息就像一颗小石子,在湖面激起了一串涟漪,水波一圈圈扩大,注定整个湖面都无法平静。

纷纷扬扬的思绪都飘散回来,欣喜自己终于又能见到他了。

 

这半年来,越是装作不在意,越是下定决心不找他,脱离他,却越是疯狂想念他的样子,想知道他的味道,甚至看到穿军装的人都会下意识盯着人家多看几眼。

方孟韦一直努力想成为能和杜见锋并肩作战的人,期待着下一次的相逢能让杜见锋对他刮目相看。

 

6

 

方孟韦几乎是飞奔着赶去酒店,脑海里闪过无数种重逢的画面,大吵一架也好,痛苦一场也罢,但等真的站在酒店门口的时候,方孟韦却犹豫了。夕阳笼罩着这个青涩的少年,少年呆望着旋转门,迟迟没有动身。

 

满心的欢喜化成一丝酸楚,他没想好究竟要和杜见锋说些什么,想说的太多反而无从说起。如果直白地告诉他,自己一直喜欢他,会不会让杜见锋为难。

 

他不想让杜见锋为难。

杜见锋一直很照顾他,定然不会拒绝他,也许还会为了不让他难过而被迫和他在一起。

 

不,也许最坏的打算是...他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。

那他一定会坚定地拒绝自己,方孟韦想到这竟不禁嘴角上扬。

杜见锋就是这样,绝对不会背叛自己所爱之人。

 

但如果被拒绝,自己以后又该如何面对他?

 

方孟韦立在门口,思来想去找不到全身而退的办法,正准备做一个缩头乌龟溜回家去,可还没来得及走就被刚到门口的一波同学逮了个正着。

 

一群人推推搡搡地拥着方孟韦这个校考状元进了酒店餐厅。

第一眼就看到了杜见锋,杜见锋也像有心电感应般对上了他的眼睛,两人尴尬地对视了几秒,杜见锋先别过脸去和身旁的人说话去了。

方孟韦装作全然不在意的样子,也不看他,只挑了个杜见锋对面的椅子坐下,和几个人有说有笑地拿着盘子端食物。

 

既来之,则安之。方孟韦吃着喝着突然就得出这么个理儿。管他什么喜不喜欢呢,难得让我逮到一次,不说清楚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今天就别给老子回家!

 

大概是有点醉了,方孟韦的视线就直勾勾地黏在杜见锋身上,像打定主意要把他盯出一个洞来,走哪跟哪,视线像是有热度般,烤的杜见锋脸上火烧火燎的。

 

方孟韦一直盯着老子看做什么?

难不成脸上有东西?

杜见锋心虚地摸摸自己的脸。

 

酒过三巡之后,饭桌上的人都开始躁动起来,几个人拉着方孟韦不松手,高喊着“方孟韦考得这么好,作为今年的状元也应该敬大家几杯。”

下面熟不熟的人都跟着掺和,方孟韦这么好看,又有个厉害的爹,谁不想多巴结两下。

这下方孟韦终于得分心应付别人,无暇顾及杜见锋,让杜见锋松了口气,在下面乐呵地看着他们玩。

 

方孟韦摆摆手说自己酒量不行,结果起哄的这些人反倒变本加厉,拖着方孟韦一桌一桌的喝,喝完了又立马有人给满上......方孟韦哪见过这阵仗,推脱不过只好一杯接一杯地喝。

 

杜见锋本来还悠哉悠哉吃着自己的食物,随着喝酒的喧闹声越来越起劲,杜见锋很快意识到——方孟韦酒量不行啊!

方家管的严,他以前从没见过方孟韦喝酒。

杜见锋开始在一撮一撮的人群中寻找方孟韦。方孟韦已经被人灌了不少,一张小脸红扑扑的,人勉强还能站住,可是意识已经开始飘了。

杜见锋一把抓住他细瘦的手腕,替他挡了几杯酒,大家酸溜溜地调侃了几句他俩的关系之后,都识相地到别处找乐子去了。

 

杜见锋拉着方孟韦坐到一旁的沙发上。

“哟!”方孟韦一只手拽上杜见锋衬衣的领子,用力拉近他俩的距离,五官倏地放大,他看见方孟韦像小狗一样动了动鼻子,好奇地望着他。

“这不是......杜教官嘛。”

方孟韦喝多了就拿他开玩笑。

一抹陌生的香甜气味掠过杜见锋的鼻尖,杜见锋心下一惊。

“孟韦,孟韦,你清醒一点,把你的味道收一收。”

杜见锋小声的在方孟韦耳边提醒他。

 

在这里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,实在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。

方孟韦将额头抵在那人肩窝,咕哝了一句,摇了摇头。

杜见锋没听清。

 

7

 

等到都吃的差不多了,有人提出要玩游戏。大家都喝了些酒,正是情绪最高的时候,都嚷嚷着要玩。方孟韦也嚷嚷,杜见锋把他圈在怀里,他就一个劲儿往外蹦。

 

游戏规则很简单:一群人坐在地上围成一个圈,中间放一个酒瓶,酒瓶转到谁谁就必须挑一个真心话或者大冒险。

杜见锋拉着方孟韦坐下,谁知道刚一松手,方孟韦又起身跑到别人身边坐着去了,引得周围人一片嘘声。

 

杜见锋不认识那个人,但从刚进酒店他就发现这人好像和方孟韦关系很好,心里有些不快,但是在众人面前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。

 

前几轮转到的人杜见锋都不是太熟,有几个人选了大冒险,被大家起哄亲一个,抱一个,还有被要求去敲房间门告白的。

玩得尺度挺大啊......杜见锋隐隐有些担心,也不知道方孟韦这孩子一会儿会选些什么。

心思还没来得及收回来,就听到人群爆发出一阵拍手的哄闹声,他抬眼一看,酒瓶正直直对着方孟韦身边的那个人......

只见方孟韦在一旁拍着手,笑得花枝乱颤。

杜见锋轻轻捅了捅身边人:“那人是谁啊?”

“唉,荣石啊,你竟然没听说过?真高富帅,比咱小一极的外冷内热型男神!”旁人乐呵呵答到。

 

杜见锋不服。

——还他娘的还没老子帅呢,还男神,啧。

 

荣石选择了真心话,在一片嘘声中仍然神态自若,一副任君处置的样子。

几个人小声的商量了一下,坐在对面的一个女生清清嗓子,一字一顿的说:“请问荣学长,你现在是单身吗?”说完还害羞的捂住脸,大家都拍手叫好。

荣石扶了扶额头,摇着头无奈地说,“唉,你们啊......”

 

杜见锋撇撇嘴。

——真他娘的装。

 

“快说快说”有人催促道。

“我现在是单身,不过......”荣石冲着方孟韦眨眨眼,嘴角微微上翘,“我心里已经有人了。”

说着还用手指冲着刚才窃窃私语商量问题的人一个个点过去,“你们呀,都没机会喽。”

方孟韦回应了荣石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围观群众看着两个人你情我愿的样子都觉得被闪瞎了狗眼。

 

杜见锋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。

——操,这他娘的什么路数啊!

——没听说这小子高三还谈恋爱了啊!

 

杜见锋强忍着怒火,又捅了捅身边人,“他俩什么关系?”

那人耸耸肩,“这我也不知道,可是看这架势......估计快成了?”

 

杜见锋有点悲伤,这才半年,自己从小养大的鸭子要被别人煮了。

 

游戏继续,杜见锋暗自祈祷不要转到方孟韦,可上天真是重点提名似的照顾他,酒瓶晃晃悠悠,最终指向了方孟韦。

 

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怎样,方孟韦一改往日的内向,面上一点害羞的神色也没有,抓着身边一个半满的酒瓶,“唰”的站了起来。

方孟韦略弓着身子,环视一周,举着手高声说着,“我选......大冒险!想玩什么,你们随意挑!”

大家一片惊呼,谁都没想到一贯不食人间烟火的方孟韦今天这么玩得开,几个女生拿着一堆小卡片翻翻找找,商量着玩什么最有意思。

 

杜见锋眉头拧成一个“川”字,不禁揉了揉太阳穴,这方孟韦还是老子认识的方孟韦么?

 

“好好好,就这个,这个好!”

女生们炸开了锅,派了一个代表念出小卡片的内容:和另外一人用嘴分掉一个草莓。

“可是没有草莓啊。”

“来来来这有葡萄!”

几个人从盘子里拎了一串葡萄过来,“要不把一串都吃了吧!”

围观的人还添油加醋。

方孟韦猛灌了一口酒,“你们随便吧,不过这另外一个人......我得自己选。”

方孟韦斜睨了一眼杜见锋,这一眼让杜见锋以为他要选自己,简直惊讶欣喜脸红心跳加速,赶紧喝了口酒压压惊。

 

“我选荣石。”

杜见锋从软绵绵的云朵里直接掉进了十八层地狱,摔得粉身碎骨,半天缓不过神。他呆呆地看着他们给方孟韦选了最小的一颗葡萄,让方孟韦咬上,看着荣石站起来,走向方孟韦。两人被人群簇拥着站在最中间,像一对备受瞩目的新人。

他看着身边的同学拍手叫好,看着荣石一只手温柔地搂过方孟韦的细腰......

杜见锋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,只觉得额头青筋突突直跳。

——士可杀不可辱。

天杀的谁知道杜见锋脑海里怎么冒出这样一句话。

在他脑子里还没理清楚之前,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,他推开围观的人群,冲上去拦住正要吃葡萄的两人。

看到这一幕的大家都自觉得安静如鸡,心里却像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:闹哪样?现场直播抢亲了喂!

杜见锋从地狱中缓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人群中央......

 

——杜见锋你他娘的可不能怂啊!

 

“那什么......你们继续。”

方孟韦满眼亮晶晶的期待又瞬间暗淡了。

“不过方孟韦我就先带走了,这么晚,他该回家了,他哥可是要托我照顾好他。”

杜见锋冲着荣石搬出方家大哥的时候,腰杆子都挺直了。

——老子可是名正言顺!

 

他没给方孟韦说话的机会,就拽着他离开了,走之前还不忘“砰”得把门甩上,留下满屋子懵逼的群众,和一个计划成功,掩面偷笑的荣石,深藏功与名。

 

 

 

8

 

方孟韦没怎么反抗,杜见锋顺利地拉着他出了酒店,两个人静默地朝着回家的方向走。

 

未到夏至,晚间的风吹得人有些凉飕飕的,方孟韦冷不丁打了一个喷嚏,杜见锋赶紧把自己的薄外套脱下来裹着他,怕他着凉,方孟韦又喝了酒,风一吹有点犯晕,路都走不利索,好几次差点被自己绊倒。

 

杜见锋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“要不老子背你吧。”

方孟韦好似不太情愿的哼哼了一声,但还是站在路边乖乖张开手臂示意他过来背。

 

方孟韦很轻,从小到大都这么瘦,杜见锋就这么背着方孟韦,刚才酒劲一上头冲过去把人拉走了,确实没考虑方孟韦的感受。

“孟韦,你没生气吧?我刚才就是一冲动,害怕那人......占你便宜,如果你真喜欢他,下次应该找个场合和他正经说说。我听他们说,荣石家条件挺不错的,他要是真对你好啊......”

 

“我不喜欢他!”

 

方孟韦生气了,他狠狠的锤了一下杜见锋。

“不喜欢他你跟他玩这个。”

方孟韦沉默了一下。

“算了......不说这个了,说说你吧,最近和那个女生,怎么样了?”

杜见锋倒像是被问住了,带着不确定的语气问:“什么那个女生?”

“图书馆那个。”

“她很久没找我了啊。”

那个女生给他告白,被杜见锋直白地拒绝了,之后那个女生再也没找过他。

 

两个人又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。

 

“嗯......孟韦,你这次考得不错啊,比你哥厉害多了。”

杜见锋开始没话找话。

“对,我要出国上学了。”

“嗯,你出去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,别因为没人管你了你就成天出去跟着别人胡混什么的,像今天这种你以后就别去了,还有老子跟你说——”

方孟韦打断他,“你知道我要出国?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早都知道了?”

“......”

“杜见锋你放我下来。”

“操!杜见锋你把我放下来!”

方孟韦对着杜见锋的胳膊又掐又拧。

“放放放,哎呀,别掐了,一会再把你摔了。”

 

杜见锋小心翼翼地将人放下来,却不敢再面对他。

 

“我就知道。”方孟韦的语气冷得像冰。

“孟韦,你也别生气,我当时也挺生气的,后来仔细想想,你父亲说的挺对。”

杜见锋低着头静悄悄地说。

“从小就是老子一厢情愿追着你跑,只想着我喜欢你就行了,也没管过你是不是愿意。方家大门大户,你跟你哥都争气,看着也是文化人。不像老子,父母早不在了,亲戚也不管我,从小没人教没人养......”

杜见锋叹了口气,顺势坐在了马路牙子上。

“那天你父亲找我说了说,虽然老子当时不服气,但回去一想,是这么个理儿,你以后路还长着,不能让老子拖了你后腿啊。”

杜见锋下意识地摸摸兜,却想起来今天压根没带烟,只能抹了把脸继续说。

“也是我有些私心,想着既然这么多年也没啥进展,那老子就干脆断了这念想,不联系你,说不定过上一段时间就放下你了。”

 

为什么杜见锋对他不辞而别,不闻不问,现下方孟韦终于了然。他默默的在杜见锋身边坐下,两个人都低头看着路灯下运食的蚂蚁。

 

“所以......你放下了?”

“还没。”杜见锋自嘲的笑了一下。“你不用管我,这么多年了老子都是孤家寡人的,不怕。”

“那如果我说我不想出国呢?”

“别介呀,多难得的机会,你成绩又这么好。”杜见锋着急地说,“老子说这话不是为了让你留下来——”

“那要是我说我喜欢你呢。”

方孟韦冷不丁站起来,打断了自说自话的杜见锋。

“我就是想和你说清楚我没找你的原因——”

“啥?!!!!”

杜见锋扭过脖子看方孟韦,少年冲他狡黠一笑,背着手自顾自地继续往家走了。杜见锋赶紧拍拍屁股站起来追他。

 

一步抢到方孟韦面前拦住他,义正严辞地对他说,“方孟韦,老子不需要你可怜。”

 

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这人怎么.....

“杜见锋,你......真傻啊你!”

 

方孟韦摁住杜见锋的胳膊,轻轻地在他嘴唇上琢了一下、两下、三下。

清新的薄荷味萦绕在杜见锋鼻尖,恍若置身在一片薄荷田,他不禁闭着眼深深吸了口气。

 

方孟韦看着他这傻样,不禁笑了出来。

“干嘛呢你?”

“现在你信——”

“啪——”杜见锋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。

“你干嘛!”

“老子......老子害怕这都是梦,梦一醒就没了。”

方孟韦又气又急地去摸他的脸,满眼的心疼。

杜见锋嘿嘿地笑着,忽而又想起什么,拉着方孟韦的手说:“那老子都舍不得你出国了......那帮洋人都是高鼻梁,蓝眼仁,一个个好看的很。”

方孟韦说:“我考上你那个学校了,还去什么国外。”

杜见锋从满脸的惊讶一秒转变为担忧,小声地说了句,“学校那么多alpha......”

“咱俩从小的感情基础你还怕别的alpha?”

“怕,老子担惊受怕那么多年。还有今天,你和那个荣石——”

 

“人家早心有所属了,而且也不是我这类型的。”方孟韦挑挑眉,“下次约他俩出来,今天他帮了我,下次该轮到我帮他了。”

“......?”

方孟韦自知说错了话,仓皇逃跑。

“你小子,合着今天是联合起来一起骗老子呢,看我不收拾你!”

“不激一下你,你能说真心话吗!”

 

两个人追着打着笑闹着跑回了家,终于让杜见锋在家门口逮住了方孟韦。

他一把揽过方孟韦的腰,两个人结结实实地抱在一起。

夜深人静,整条道路只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和风吹过的声音。方家的灯都熄了,只留着大门一盏昏黄的灯光,他们等这个拥抱等了太久,不需要言语,不需要进一步的动作,就这样静静地抱着,谁也不愿做先分开的那个人。

 

“咳。”

两人被这一声吓得差点跳起来。

“大哥,你吓死我了!”

方孟韦用气声嗔怪道。

方孟敖只是淡淡地看了杜见锋一眼,接着对方孟韦说,“你俩也稍微注意点,这么晚了,赶紧回来吧。”说完就转身走了。

 

杜见锋被这一眼看得打了个哆嗦。

“我走了。”方孟韦拍拍他的肩膀,似是安慰般地说道。

 

方孟韦都进了大门,听见杜见锋在背后叫自己,方孟韦回过头。

“方孟韦,以后老子都送你回家。”

声音挺大,勇气可嘉。

方孟韦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,并回赠了一个飞吻。

 

——嗯,像小时候一样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可能会有番外掉落

不要期待

评论(23)
热度(177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