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】还没到终点

10.31关键词【开往明天的旅行】

 @楼诚深夜60分 

伪装者时间线之后,大姐出事的当天晚上。

写得有点急

讲真有点强行都扣不上题 

大家凑合看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是夜。

当两个人终于走回到家时,关门落锁声竟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徘徊不去。微弱的月光从二楼的窗户渗进来,带着点寒气溢在楼梯上。明楼没有开灯,只凭着多年的习惯径直向书房走去,月光照到他的侧脸,下一秒又隐匿在黑暗中。明诚的手已经摸到了开关,但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跟着明楼进了书房。

明诚轻轻地关上书房门,几乎没发出任何声音。


明楼坐在窗前的沙发上,借着月光他看到明楼肩膀的雪已经化成水,潮湿一片。

“大哥,把外套脱了吧。”

他向前走了两步,弯腰想帮明楼将外套脱下来,却在手快触到明楼肩膀时感受到了手背的一滴温热,他的手太冰,显得这滴泪热得灼手,一时怔住。

明诚从没见过明楼的泪,可明楼背对月光,明诚无论如何也无法看清他的表情,但他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这个青年一瞬的无措。

时间仿佛一时静止,明诚只好再次开口。

“大哥,外套淋湿了,不脱会着凉的。”

明楼这才缓缓将外套脱下,递给明诚,明诚将外套挂好,回头看到明楼一只手扶着额头。


又头疼了。


他下意识的想过去帮他揉揉,又意识到自己手太冰,又突然想起刚才递衣服时相触的一刹那和自己同样冰冷的指尖。

“我去倒点热水来。”

明诚转身就要去开门。

“别去。”

明楼声音有点哑,声音不大却带着点急迫,仿佛他走出书房就会不见了似的,非要急急地叫住他。

明诚忽然明白了什么,他没有再往外走,只静静走到了明楼身后,手拢到嘴边哈了几口气,又搓搓手,还是觉得不暖,便直接将冰凉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暖热,复才开始给明楼缓解起头痛来。


一路上,哭也哭了,变故太大,无论如何都是一晚上想不明白的,他庆幸离开的不是明楼,虽然这样想有些不合时宜,甚至觉得对不住大姐,可他还是这么想着,哪怕是自己呢,都不要是明楼。

约莫过去了十几分钟,房间里安静得只有两人的呼吸声,明诚以为明楼睡着了。在今晚这样的情况里,能睡一会就算好的。他轻手轻脚地想去床边抱一床被子给明楼盖上,不料却被捉住了手。

“累了就去我床上歇会吧。”


明诚猛地回头看,没防备撞见明楼眼中的憔悴。他心里发酸,尽量用着让人安心又坚定的语气说,“我不累。”

明楼点点头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。

“那就陪我坐一会吧。”

明诚低低应了一声,坐到明楼身边去。紧紧攥着的手却没有松开。

 

“可能凌晨就会有电话打来了,也或许是明天一大早,会接到大姐被杀害的消息,遗体的事情你去处理吧,明天我可能会顾不上……”

“大哥……”

明诚打断他,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。


“你还记得我坐着火车去列宁格勒吗?你送我上的火车。”

明楼点点头。

“其实走的那天我还是心里非常慌张,根本没有从前一天的恐惧中回过神来。直到半程都快结束了,我才开始有心思欣赏窗外风景。没有人坐那么久的火车,只有我。我就坐在靠窗的座位,身边的人来了又走,换了又换。途中,我想过很多,究竟值不值,问自己怕不怕。但我想到贵婉,想到您,还有千千万万的战士。我不能从中途就逃走,我的终点是列宁格勒。”

“所以大姐……大姐,只是提前下车了而已。而我们还没有到终点……”

明诚说着有些激动,明楼感觉到他紧紧攥着的手此时被另一只手反握了过来,紧紧抓着他,手心的热度一点点蔓延。

明楼看着他,依稀觉得这个二十七八的青年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岁的样子,将对自己的担忧和无措直白地写在脸上,满心满眼都是自己。


都是自己……


明楼一下发力,抽出手一把抱住了明诚。他感到明诚身体僵了僵,随即放松下来,犹豫了一下,才同样环住了他的背。

他们侧脸相贴,明楼的声音伴着热气红了明诚的耳朵。

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这是一场危险的旅途。”

他拍了拍明诚的后背。

“还好有你。”

 

仿佛要将它暖热一般,明楼轻轻吻了吻明诚的耳朵。他想靠在明诚的肩头,却在肩膀上蹭到了大片冰凉的水。

明楼一时有些恼,这个孩子,总是先想着别人,最顾不得的是自己。

“你自己怎么不脱外套!你看看,衣服上全是湿的!你忘了你这肩膀是挨过枪伤的吗!”

明诚又是被吓得一怔,赶紧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,带着红红的耳朵手足无措地站着。

 

明楼起身要往外走,明诚以为他生气,大哥大哥地慌忙叫他,语气中还透着点委屈。


“你去哪?”

“我去哪?!我去给你熬点姜汤!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,你病了我一个人可撑不住。”

明楼“砰”的关上门,往厨房去了。

明诚无声的笑了,他拉开房门,与明楼同去。


评论(6)
热度(65)
  1. lalooloo布林布林 转载了此文字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