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林布林

爱是天赋人权。

【楼诚衍生/杜方】月色撩人

@楼诚深夜60分 
11.12关键词:今晚月色真美

一个捕快与盗贼的故事。有一点点点谭赵

ooc  欧欧西 is my 锅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三更天的京城一片安详静谧,家家都熄了烛火,只剩清冷月光。那是,这种时候,该睡觉的睡觉,该办事的办事,谁没事还在大街上乱溜达。再说京中最近出了一名来无影去无踪的窃贼,闹得人心惶惶,为了维护治安,亥时之后实行宵禁,普通百姓不得出门。



一个黑影从谭大人家后院墙上一闪而过。谭大人是京中德高望重的一品官员,爱好收藏各种稀世珍宝,据说都是为了讨家里那位的欢心,为了存放各地收藏来的和别人送的宝贝,还专门建了一间藏宝阁。


前几日谭大人花了大价钱收了一颗夜明珠。据说这珠子需双手合抱才能将之拿起,昼视之如星,夜望之如月。

消息不胫而走,尤像谭大人家里这种情况的,往往最遭窃贼惦记。但谭大人家中家丁无数,另又自请高手护卫数十名,专门保护家中值钱物事。曾经也有过几个小毛贼不自量力来偷东西,最后都被送进了大牢,就再没有过谁敢来偷东西了。

可今日却不同。一大早就有家丁来报,在大门上发现一字条,随即呈上一把匕首和一张纸条,纸条上工工整整的写着四个字——“今晚便来”。谭大人怒不可遏,要来便来,还放字条挑衅做什么。吩咐园中所有人加强戒备,千万不能让夜明珠丢了。此外还通知了六扇门。


六扇门一直想抓住这只近月来在京城作乱的窃贼,三番五次都让他溜了,气得六扇门总管直跳脚,必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。

总管虽然着急,然而下面的捕快谁也没人愿意接这个活,之前几次交手,那人武功高强,又蒙着脸,竟没有一人看过他的模样,而且那窃贼不知道用的什么术法,让人无知无觉的就昏过去了,谁还愿意大半夜去追贼啊。



杜见锋是六扇门的一名捕头,对,本来是一名捕快,也就是最近才升了官。见没人愿意去抓窃贼,杜见锋便自告奋勇的接了这个任务。今晚便是由他负责抓捕这位盗贼。
一组人加上他也才不过八个人,再算上生病请假的,今晚结婚的,今晚老婆要生的,最后剩下的只有三个人。
……

“你守前门,你守后门,你守东院侧墙的那个狗洞。”
“那您呢?”
“屁话,老子当然是观察全局的那个!”



今夜月色不错,空中无云,月光照得一切都清清楚楚。杜见锋叼了根狗尾草,站在谭大人家最高屋子的房顶,只一眼,便对每个院子有什么动静了如指掌。
谭大人睡前最后去了一趟藏宝阁,便回了自己房间,不一会窗户上就模糊映着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躯体。杜见锋赶紧别开脸看向其他院子,口里默念着“非礼勿视非礼勿视。”过一会再看过来的时候,谭大人屋子的灯已经熄了。



这一等就是大半夜,杜见锋躺在房顶上边赏月边掐着自己。
千万不能睡着,要是从房顶滚下去就太他娘的丢人了。
月亮真好看啊,像月饼一样。
唉,不行不行,躺着实在是太他妈困了。


杜见锋一个骨碌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准备再巡视一下。抬眼瞬间看到南院藏宝阁的屋顶闪过一个黑影。
“谁?!”
杜见锋轻功了得,二话不说便追了出去,冲着藏宝阁门口的守卫大喊,“五个人跟我向南边追,剩下的人留在这,小心调虎离山!”
守卫们轻功太差,只能在地上追,杜见锋恨铁不成钢,只得自己先朝着黑影追过去。

那窃贼也是轻巧的很,脚尖一点就飞到了另一个屋顶,竟一点瓦片相碰的声音都没有。两人不分伯仲,你追我赶了大半个京城,那窃贼估摸着那些守卫追不上了,便停了下来。杜见锋一看窃贼不跑了,摸不准这葫芦里装的什么药,也一个急刹停了下来,还蹭掉人家房顶两片瓦。

窃贼一身紧身黑衣,只望着远方定定地站着。


“你……你干什么?”
杜见锋一只手握着刀鞘一只手摁着刀柄,丝毫不敢懈怠,随时准备决一死战。

那窃贼听到杜见锋的问话,便转过头来看他。

窃贼蒙着半张脸,杜见锋只看见他映着月光的眸子,小鹿一样的眼睛带着点笑意。
他娘的,都看不见脸,你怎么知道他笑了。


“今晚的月色挺美的。”声音里也带着点笑意。
杜见锋听到这声音倒像是被调戏了一样,莫名的有些羞赧。
“啊……是,是。”杜见锋站直了身子,盯着月亮看了会,竟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。
不对啊,老子明明在抓贼啊!这他娘的是盗贼还是狐狸精啊!

“老子今天可不是来陪你赏月的。”

“哦?杜大人追我了这么久竟不是来陪我赏月的。可惜,可惜。”窃贼边说边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壶酒,还径直靠着边坐在了屋顶的正脊上。

我追他?我追他还不是为了……

杜见锋脸一红。


“少废话,把夜明珠放下,老子兴许还会饶你一命。”杜见锋定定神,重新握紧了手中的刀。

那窃贼却笑意更甚,眼角飞起涟漪。

“我这可没有什么夜明珠。而且,你以为你能抓得到我?“


杜见锋一听此话怒火中烧,拔出刀就朝着那黑衣人的方向飞去,近了身更是毫不留情的挥手就砍,黑衣人倒是不急不躁,拿着刚才的酒壶抬手一挡。酒壶哪里能和刀剑相比,瞬间碎片哗啦啦顺着倾斜的房檐向下奔去,酒香四溢。

黑衣人两手空空,只专注于侧身躲避,游刃有余,似乎根本没想着和杜见锋交手。几个回合后,杜见锋也停了下来。

眼前这人不可小觑,他未曾出招,我却未能伤他分毫!


“时辰差不多了。”

“——什么?!”杜见锋只觉一瞬被人抽去了气力,还多亏这黑衣人拉了他一把,才不致让他顺着房顶滚下去。


“你做了什么?!”

“放心吧,无毒无害,一会你就恢复了。”黑衣人狡黠地冲他笑笑。


黑衣人把杜见锋的双手绑在一起,又将他安置在房顶相对平缓的地方坐好,自己才挨着他坐了下来。

杜见锋看着黑衣人在怀中摸摸索索,掏出两样东西,在杜见锋眼前晃晃。
“喏,我今天拿的是这个。“

对着月光,杜见锋才看清原来这是两只相同的玉佩,成色不错,纹理细腻,大约价格匪浅。

“东西不错,有眼光。”杜见锋哼哼了两下。


“这对玉佩,是我母亲的。”黑衣人低头抚摸玉佩,神情黯淡。“这是我母亲的遗物,也是父亲当时送给她的定情信物。”

杜见峰一时语塞,他虽失了双亲,但那时还太小,很多事都记不清楚,现下不知该如何安慰眼前人,思索半天只吐出了两个字,“节哀…”

“已经过去很久了,不用安慰我也可以。”

“这是我母亲留下的唯一东西,说什么我也想拿回来。之前我跑遍了很多地方才有了这个玉佩的线索,没想到在谭大人手里,我也是迫不得已,真对不住他。”

“别说这些鬼话,老子才不信呢。”杜见峰想挪挪身子,瓦片硌得他腰疼,但发现还是使不上力,只好作罢,“那你之前偷那么多家怎么解释。”

黑衣人眨眨眼睛,“我没偷,都放他们府邸的牌匾后面了,你不信就去看看。谭大人那我也放了一笔钱,他那好玉那么多,不会跟我抢这个的。”

“那你他娘的也不能……”

黑衣人打断他,“放心,我已经找到了玉佩,就不会再干这个了。”

“我也不想的……”黑衣人说着竟默默低下头,看上去十分自责。


为什么他好像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……杜见峰挠挠头,一时不知道到底还要不要把这人抓回去。

“你说的……可都是真的?”

黑衣人望着他,真诚的点点头,杜见锋差点溺死在这一汪深潭里。

“能有个念想也挺好的,不像我父母,什么都没留下……”

杜剑锋叹了口气,同是天涯沦落人啊。


这一叹气,杜见锋才发现自己竟然能动了!自己真是差一点就被这窃贼迷了心窍!杜见锋看了看毫无防备的身边人,狠狠心,准备找机会一招制敌。


“说了这么多,杜大人竟还是不相信我。”

一道冰凉锋利紧贴着杜见峰的脖颈,黑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到了他的身后,另一只手则牢牢牵制着绑着他的绳子,令杜见锋动弹不得。

刀片贴着脸颊滑到脖颈。杜见峰气的要死,却又无计可施。

“你他妈还算有点本事,栽在你手上老子认了,要杀要刮随便你,别磨磨唧唧的。”

黑衣人看他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样子,又被逗笑:“你是个好捕快,我不杀你。”

杜见峰再傻也听的出此人在故意调笑他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这次留了我一命,可不要后悔,老子下次可不会放过你!”

“我不是都说了,你抓不到我的。”黑衣人似是故意挑衅一般附在他耳边说到,“我可比你厉害多了。”

杜见峰咬牙切齿,“那可不一定,一次打不过,我就打十次,你走到哪里我都认得你这双眼睛!”

杜见峰感到身后黑衣人似乎顿了顿。

“是吗,那你可就要一辈子追着我跑了。”

这厮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!

脖子上冰凉的武器卸下,被放到杜见峰的手里。

“这个给你。”

杜见峰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
黑衣男子只一瞬,又移到了房檐的另一边,晃着手里的另一只玉佩冲他招手。

“等你追到我了,再把那玉佩还我。”


“后会有期。”

黑衣人向下一跃,隐匿在月色之中。



杜见峰拿着手中的玉佩仔仔细细看了个遍,原来刚才那个人只是用玉佩抵着他的脖子,并不是什么匕首。玉佩打磨的薄如蝉翼,确实是上好的玉,难怪会被谭大人看上收了去。

“大人,大人!”几个护卫气喘吁吁的在楼下叫他。

杜见锋摆摆手,“走吧,窃贼轻功太好,没追上。”


回到谭府,杜见峰急忙去请罪,谭大人却挥手说只要夜明珠没丢,那玉佩不要便不要了。


日后,杜见锋又帮丢失东西的几家找到了失窃之物,果然都藏在自家的牌匾后面,失主都对杜见峰千恩万谢,感激不尽。




过了约莫半月,一日早上杜见峰被窗外吵吵嚷嚷的讨论声吵醒。

“你们他娘的干啥呢,好不容易放一天假,你们不休息老子还要休息呢。”杜见锋一脚踹开房门。

“老大,您听说了么?”

杜见峰眉头一皱,“听说什么?”

“说方家的小儿子被推荐过来当副总管呢。”

“方家?就那个管金库的方家?”

“是是是。”

“您说这凭什么啊,这家里背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,直接过来就能当上…”


“能当上什么?”从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蓝黑色衣服,裤子扎在靴筒里的男人。
“没…没什么。”见那人气质不凡,小捕快们都识相地闭了嘴。

只有杜见峰张着嘴维持着目瞪口呆的样子。

“你,你你你…”

那双他熟悉的眼睛正看着他,缓缓走到他面前站定,月色下的人在阳光下也是如此好看。

“杜大人,在下方孟韦,请多指教。”



FIN

评论(14)
热度(90)
© 布林布林 | Powered by LOFTER